当前位置:主页 > 祝福 > 正文

WRITE AS 含着 高H喷水荡肉爽文NP

发布时间:2021-12-01 10:14 已有: 位访客

    “行,你还想吃点什么?”

    得到李彦妃的肯定回复,许仁山对着旁边的美女富豪问道。

    目前来说,美女富豪已经成了他的准老婆,在给外人点完餐后,自然要征询一下准老婆的意见。

    这样迷人的美女富豪,值得他花心思攻略,更何况还有千亿的财产在向他挥手示意。

    “再来个海参鲍鱼,佛跳墙。”

    并没有在意帅气夫婿为何如此清楚小妹妹的喜好,师玉璇随即点了两个大菜,继续问了下小妹妹:“小妃,你喝酒还是饮料?”

    “喝酒。”

    今天这个心情,李彦妃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平时从不喝的酒。

    虽然她刚才很有雄心壮志把许木头从对方身边抢过来,但是李彦妃清楚,目前自己处于绝对的劣势。

    她需要喝点酒壮壮胆,顺便缅怀一下曾经逝去的青春。

    “行,把我存在这里的波尔多醒一下。”

    “好的,您请稍等。”

    等服务员离开,师玉璇握着旁边帅气夫婿的手掌,对着小妹妹感谢道:“小妃,我和仁山能走在一起,还真是得谢谢你。”

    ‘不要说谢谢,你把木头还给我就好’。

    心里想锤自己的李彦妃,表面上强装镇定,微笑着问道:“我也没想到,你们这么快就相亲成功了。对了,许木头,你姐知道了吗?”

    “我准备星期一和玉璇领了证以后,再和我姐说。”

    听长腿女同学说起这事,许仁山突然有点紧张,却也强装淡定,毫不露怯。

    如果这个世界上还有他怕的人,那么老姐绝对算是第一位。

    若是让老姐知道他入赘豪门伴富婆,绝对会连夜杀到杭城,把他提溜回家。

    既然如此,那当然不能让老姐知道。

    “领证?这么快?”

    没想到许木头竟然后天就要和邻家大姐姐领证了,李彦妃惊呆了下巴。

    她原本还想着回去做个计划,如何将对方从邻家大姐姐身边抢回来,可对方二人竟要这么快领证了。

    让她怎么有时间去抢,拿刀架在许木头的脖子上吗?
WRITE AS 含着 高H喷水荡肉爽文NP
    心思急转间,李彦妃想到了一个最大的突破口,连忙开口追问:“许木头,你不会真的入赘师姐姐家吧?要是你姐姐知道了,不会拿刀砍你吧?”

    大学四年同学,她可是清楚,对方最怕的是家里的亲姐姐。

    如果许木头这个许家唯一的男丁真的要入赘,许家姐姐拿刀过来砍人,算是其中最不严重的一种了。

    若事不可为,她肯定是要告诉许家姐姐的。

    “”

    没想到长腿女同学一语道中他目前最严重的危机,许仁山觉得有必要封住对方的口。

    之前签署的秘密合约,只有他和美女富豪、黑丝女律师知道,肯定不会被外人知晓。

    那么,唯一的破绽,就是眼前的长腿女同学了。

    怎么,才能封住对方的嘴呢?

    “小妃,我想你误会了。我和仁山可是一见钟情,他也没有入赘我们师家,以后我们的孩子也是要跟仁山姓的。”

    这个时候,不需要许仁山开口,师玉璇反驳了对方的说法。

    她能知道帅气夫婿的担忧,怎么可以让外人以此作为把柄要挟。

    何况,她说的话也有七分真,生的第二个孩子可以跟许姓,这点也没骗对方。

    “什么?师姐姐,你之前跟我提相亲条件的时候,可不是这么说的?”

    听了邻家姐姐的话,李彦妃惊愕地看向对方,继而再看向许木头,想从两人的眼神中得出这句谎话的真相。

    此时,刚好服务员把红酒和一些凉菜送了进来,几人暂时停住了这个话题。

    “我当时也只是提了一嘴,条件也是因人而异的。仁山这么好的男人,我怎么舍得他入赘受气呢。”

    等服务员倒完酒离开,师玉璇在桌子上再次握住帅气夫婿的手,解释着的同时,用含情脉脉的眼神看着对方。

    既然这个小妹妹还在觊觎她的帅气夫婿,那么她就用事实让对方彻底死了心。

    虽说她现在和帅气夫婿没有什么感情,但是签了合约,相当于是准夫妻了,师玉璇可不想自己的丈夫被人那么惦记。

    “嘶”

    心底倒吸几口冷气,许仁山才发现,女人果然是天生的戏精。

    就这动作,这形态,这眼神,这语气,若不是白日里刚签完入赘协议,许仁山都差点信了。

    不过,美女富豪的做法,倒是可以让长腿女同学失去向他姐姐告密的理由,不用他刻意去安排。

    “真的?”

    看着邻家大姐姐的架势,李彦妃还真的信了对方的话。

    以她暗恋了四年多的男神模样,俘获一个老女人的心,很正常。

    何况,凭师玉璇的身价和为人,对方也没必要在这事情上骗她。

    只是,都快30的邻家大姐姐怎么也有如此少女心的想法???

    还一见钟情呢,她当初大一时候看到许木头的时候才是真正的一见钟情,好吗?!!!

    “李彦妃,你觉得我会为了一点钱去当上门女婿?”

    有了美女富豪的话打底,许仁山用反问的口气,去打消长腿女同学剩余的疑虑。

    开玩笑,他是那种为了三斗米折腰的人吗,起码是美女富豪这样的千万年薪级别才行。

    折腰不折腰的,主要还是看钱够不够多。

    世人忙忙碌碌,不过为了碎银几两,可偏偏这碎银几两,压断了世人的肩膀!

    许仁山自认不是什么圣人,也扛不住美女富豪砸下的巨额零花钱。

    “这倒也是,若你是这样的人,我早就把你拿下了。”

    面对许木头略带怒气的质问,李彦妃心里一慌,承认了对方不会当上门女婿的可能。

    要是许木头真的能为了钱入赘,她们家也不差钱,为什么她追求了对方多年,许木头还无动于衷。

    再者,若许木头真是为了钱愿意当上门女婿,她也不会喜欢对方这么久。

    这本就是一个悖论,她怎么会怀疑许木头的人品呢。

    “”

    听着邻家妹妹的话,师玉璇忍不住好笑地看了旁边的帅气夫婿一眼。

    她还真的不知道,对方是看中了她的钱,还是看中她的人。

    若是单纯从合约内容来看,师玉璇觉得前面一种也还可以;若是要从长远看,她当然希望是后一种。

    可她比许仁山整整大了7岁,对方怎么可能是因为看中她的人,才答应当上门女婿。

    凭对方的学历、样貌、能力,找个有钱女朋友很正常,比如面前的李彦妃。

    “行了,我和玉璇是真心的。李彦妃,作为五年的老同学,你怎么样也应该祝福我才对。”

    不给长腿女同学思考的机会,许仁山快速转移了话题。

    “祝福你个猪头。”

    心头暗骂一句,李彦妃收拾心情,在脸上挤出一个笑容,举起了面前的红酒杯:“行,那我敬你们一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