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祝福 > 正文

宿主的任务是收集JY 小说 公主微臣馋了玉U势

发布时间:2021-11-29 10:26 已有: 位访客

    “许仁山,听得出我是谁吗?”

    “蒋柠溪?”

    听出对方的声音,许仁山倒是有些意外,脑海里浮现出一双比较丰腴的黑丝美腿。

    最重要的是,他貌似和对方没有什么交集。

    这突然之间打电话,难道还想倒追他不成?

    “哟,没想到你还记得我。怎么样,面试过了吗?”

    “结果不是还没出,你知道了?”

    听着对方欢快的话语,许仁山十有八九知道对方过了,基本上和前世没什么区别。

    上辈子的时候,他直接拒绝了对方去KTV唱歌的邀请,往后倒是没有任何交集。

    这一世,他随意的一个举动,倒是给了对方打电话给自己的理由。

    可惜,对方颜值身材都不错,还是正式的公务人员,却不是他的菜,他已经有美女老婆的有妇之夫了。

    “嗯,今天不是网上公示了,你没看吗?对了,你报的什么岗位,我帮你看看。”

    还沉浸在通过面试进入体检环节的蒋柠溪,自告奋勇地要帮对方看看成绩。

    若是对方过了面试,那她追求对方,以后结婚了双方都是公务人员,生活基本上不会有什么压力。

    郎才女貌,正合适。

    至于寻找什么有钱的钻石王老五,过有钱太太的生活,蒋柠溪倒是没想过。

    从小家境不错的她,可是希望过那种一辈子一双人的日子。

    当然,若是另一半不够帅,怎么能看一辈子呢!

    只有像许仁山这样的男人,即便未来年纪大了,肯定也是越老越有魅力,怎么看都不会看腻。

    “不用了,我应该被刷下来了。”

    此时的许仁山这才想起,面试两三天后就会出结果,不用像笔试那么久。

    不过,他不用猜想也知道,自己面试分数那么低,总分一算肯定会被刷下来。

    若不然,他先前的苦心岂不是白费了。

    何况,他也没有收到什么体检的短信。

    “怎么会???”

    还以为对方是开玩笑,蒋柠溪却是发现对方挂断了电话。

    这不会真的被刷下来了吧!!!
宿主的任务是收集JY 小说 公主微臣馋了玉U势
    想到这里,蒋柠溪没有继续给对方打电话,而是在微微上问了一下中图的培训老师,问问许仁山当初是报的什么岗位。

    “果然如我所料。”

    直接挂断电话来到书房,许仁山打开电脑看了下网站,发现自己如愿以偿地名列第三名。

    虽然可以去参加体检,万一前面两人有人体检不合格或者放弃,他这个第三名也能顺势替补。

    但许仁山知道不会有那种万一发生,何况他本就不希望自己入围。

    接下来,可以给中图那边传真一份成绩单和银行账号了,等到最终录取名单下来,中图那边就会把29000的培训费用一分不少地退回来。

    只是,这个时间跨度可能需要一个月。

    一切,尽在掌握之中。

    “创业吧,少年!”

    合上电脑,许仁山伸了个懒腰,起身看着窗外的假山流水,心情很是畅快。

    有别墅,有豪车,有美女老婆,还有每个月50万的零花,他已经站在了无数人的梦想终点,而这仅仅是他美好人生的起点,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

    “嘎嘎,嘎嘎”

    还没等许仁山感慨一会儿,手机铃声再次响起,还是一个没有备注名的长号,他随手接了起来。

    “是许小哥吗,我是李彦妃的父亲李成默,不知道现在说话方不方便?”

    “李成默?妃子他爹。”

    听到对方自报姓名,许仁山脑海里立马浮现出一个模糊的形象。

    当然,他前世今生也都没正式见过长腿女同学她爹,本来也没什么好见的。

    上辈子的他虽然培训机构做得还不错,买车买房,但是在身价亿万的阡陌集团总裁面前,啥也不是,他也不会去自取其辱。

    只是,许仁山没想到这辈子对方这么快就约见了他。

    应该是长腿女同学晨跑的异常举动引起了对方的注意,毕竟李彦妃可是从来没有什么早跑的习惯,甚至于对方还可能就在每天早上聚会晨练的那堆中老年朋友中,看到过两人一起晨跑的身影。

    也好,和长腿女同学老爹开诚布公地谈一下,最好是让对方自行劝阻女儿放弃,那是最好不过了。

    每次看到长腿女同学,许仁山都不由自主想起前世两人的种种,对于他和美女老婆的感情发展有些不利的影响。

    “方便,李叔叔有什么事,请说!”

    脑海里的回忆一闪而过,许仁山微笑着回答道。

    无欲者无所求,无求者无所畏。

    即便对方是长腿女同学她爹,许仁山也没有好紧张的,他又不追求对方的女儿,也没想着图谋对方的亿万家财。

    “如果你中午有空的话,我想约你见个面。”

    看着手上的资料,李成默看着对方已婚那项皱了皱眉。

    另外让他惊讶的是,对方结婚的对象资料。

    整个杭城只有一个师家,他和那个世光集团的师世良也有过几面之缘,知道一些外人不知的传闻。

    这样的身份,让他不好采取强硬措施,反而希望润物细无声地化解对方和女儿之间的纠葛。

    “可以,您说地点,我过去。”

    没有什么事,许仁山也不介意和对方碰个面。

    “好,我等下把地址发给你。”

    听着对方淡然的语气,李成默心里倒是踏实了不少。

    至少,对方和自家女儿之间目前应该没有什么太多更加深入的纠葛。

    只是女儿从大学开始久喜欢了这个臭小子那么多年,对方毕业不到一年就另寻新欢,着实有点可恨。

    他女儿那么优秀,对方凭什么看不上,他女儿哪一点比那个28岁的师家女儿来得差。

    要是被老王知道,那还得了,岂不是天天被对方调侃。

    “何姨,我午饭不在家吃。”

    “好的,先生。”

    收到长腿女同学她爹发来的信息,许仁山下楼和何阿姨说了一句,就开着宾利出了门。

    半个小时后,许仁山在某家安静的茶餐厅见到了一位有些帅气的中年老男人,脸型倒是和长腿女同学有点像。

    另外,他每天晨跑时匆匆一瞥,音乐在那些晨起健身打太极拳的中老年业主群里看到过对方。

    果然,他先前的猜测没有错。

    “李叔,您好,我是许仁山。”

    思绪一闪而过,许仁山微笑着和起身的中年老帅哥做了个自我介绍,态度不卑不亢,纯粹是一个普通晚辈与一个普通长辈的会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