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短信 > 正文

司机在车里撞了我8次 男同桌脱我奶罩吸我奶小内裤

发布时间:2021-10-22 16:17 已有: 位访客

 我知道他打从心里恨着我妈,连带着也讨厌跟她很像的我。

但无论我心里再怎么清楚,他也是我的父亲,本应该是这个世界上最亲近的人,却恶毒的说出这种话。

我即便是内心再怎么强大,也止不住的酸楚,“我没你想的那么下贱!”

“臭丫头,你……”林庆凡激动的想要起来,但却拉扯到腿上的伤口,吃痛下又重新躺了回去。

陆煜城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过来,直接搂住我的肩膀,对着床上的林庆凡开口道,“二十万是不是就把女儿卖了?”

林庆凡没见过他,也吃不准陆煜城是什么意思,但他却有自己的小聪明,正常人都能看出来陆煜城身上那股与众不同的气质,包括穿着不菲的衣服。

“我这女儿虽然离过婚,但没生过孩子长得也不错,二十万……”

“五十万,我跟林溪结婚,剩下的三十万你留着看病,或要干别的都可以。”

我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睛,仰头看着陆煜城,他说的认真,就连脸上的表情都没有什么变化。

我伸手拉了拉他的衣角,知道他是想要帮我,“不要……”

“你真有五十万?”林庆凡语气有些惊喜跟紧张。

陆煜城笑了笑,从钱包里拿出一张支票,快速的写了一串数字,“五十万,拿了钱之后不要再打扰林溪,听懂了吗?”

林庆凡直起身,伸手就想拿,陆煜城却先一步躲开,他盯着林庆凡的眼睛,声音清冷却不容置疑,“我问你,听懂了吗?”

“听懂了听懂了,你把钱给我,我就把女儿嫁给你。”

陆煜城嘴角的笑意更甚,“这钱是你的了。”

我拉过他的手走出病房,“你在搞什么?钱多的没地方花?五十万我还不起。”

“我不用你还。”

我诧异的看向他,却见他嘴角挂着浅淡的笑容,一副心情不错的样子。

正常人平白无故就给出五十万怎么还会高兴,即便陆煜城有钱也不是这么花的。

我不太明白他的意思,我们之间即便有顾冉的一层关系在,也实在不值得他这么帮我,“你有什么目的?”

他笑着反问,语气有些轻佻,“男人帮女人还能有什么目的?”

我还是不明白他的意思,如果只是男人对女人最原始的欲望,那上次三十万的债我也没有还完,陆煜城根本没必要多拿出五十万。

“你看上我了?”我左想右想还是硬着头皮问。

他伸手在我鼻梁上刮了一下,“是也不是,帮我个忙这钱就不用你还,怎么样?”

陆煜城说着身体靠在墙上,从裤袋上拿出烟盒,我定睛看了眼是我没有见过的牌子。

他点火吸气动作一气呵成,修长的手指夹着烟,白色的烟雾缭绕在我们两人中间,“什么忙?”

“嫁给我,家里催得紧。”他的眼睛好像蒙着一层雾,看不真切。

“啊?”

陆煜城看出我眼里的疑惑,“另找人麻烦不说,我也硬不起来,我们之间有经验,你缺钱我缺人,你觉得呢?”

陆煜城虽然是在反问,但实际上根本不给我拒绝的机会,更何况就凭我现在的情况还能拒绝吗?

良久之后我才抬头,“我只有一个要求,不能让任何人知道。”

陆煜城闻言眸子深沉的看了我一眼,我被他看的有些慌,但还是硬着头皮迎上去。

私心里,我想的是,虽然不知道陆煜城究竟处于什么原因需要跟我结婚,但这段婚姻应该很快就能结束,没有节外生枝的必要。

“我答应你。”

“谢谢。”

林庆凡有了钱就也安心的住在医院,陆煜城动用关系找了最好的主治医生,还安排了一个专门的看护。

我不忍心看着奶奶太过劳累便也答应下来,顺便将奶奶接到了顾冉那里,好在房子够大,住两个人也合适。

顾冉知道我爸的事情之后,三天两头就拿着各种东西往我家跑,要不是她知道林庆凡的为人,说不定还会一趟一趟的去医院。

周五我刚下班,顾冉就提着一大袋东西进门,“过来拿下东西,我前两天看奶奶的状态不太好,我买了点补品。”

我鼻子一酸用力的抱住她,将脑袋靠在她的肩膀上,顾冉将手里的东西放到一旁的桌子上,“哎呦,腻歪什么?”

“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谢你。”

这段时间顾冉亲力亲为的比我自己还上心,又想到我昨天跟陆煜城抽空领的结婚证,更是不敢看向顾冉的眼睛。

“趁着奶奶这会在医院,我明天也不上班,带你出去放松一下?”

我没有拒绝,点了点头应了声好。

我本来以为顾冉会带我去美容院敷脸按个摩,没想到她带我来了酒吧。

“这是我一朋友最近刚开的,静吧也不是很吵,带你喝点。”

酒吧的名字叫境外,就直接开在了市中心,我被顾冉带着七拐八拐才进去,里面的主唱在唱一首最近挺火的民谣。

“我介绍下,这是我最好的姐们林溪。”顾冉搂着我的肩膀大方的对着他们开口。

沙发上坐着几个男的,一看就是精英人士,我在边上的位置坐下,刚倒了杯酒就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你怎么来了?”

我手不自觉抖了一下,快速的同陆煜城对视一眼,“顾冉带我来的。”

期间我因为害怕顾冉看出我跟陆煜城的关系,一整个晚上都战战兢兢的,最后散场的时候,陆煜城先将有点喝多的顾冉送回去。

到了门口,顾冉趴在车窗边上,“陆总你可要帮我把小溪安全送到。”

“放心吧。”

顾冉一走,车厢内就陷入了诡异的安静,“你准备瞒多久?”

我低头滑着手机,声音也有点虚,“能瞒多久就瞒多久吧,现在不是时候。”

陆煜城把我送到家之后丢下一句话,“下个月跟我回趟家。”

“啊……”我懵了一下,但也隐约的知道陆煜城执意跟我结婚的目的。

“好,那改天见。”
司机在车里撞了我8次 男同桌脱我奶罩吸我奶小内裤
第二天我刚到公司,林思媛就偷偷凑了过来,“溪姐,那个宋总一大早就过来了,现在还在会议室里等你。”

自从上次在公司见过之后,我就没再见过宋程飞。

他看到我直接站了起来,“我听说了你爸的事情,这么严重怎么不告诉我?”

我在心里冷笑,觉得他的虚伪简直是无人能敌,当初把我赶出去的时候就明摆着把我往绝路上逼,现在倒是假惺惺的关心起来。

我太了解宋程飞了。

即便他对我曾经有过感情,但现在绝对都在温露露那个贱人身上,此刻的所作所为绝对有他的目的。

“我自己能解决。”

“你怎么解决?靠顾冉吗?她是有钱,但你们只是朋友,你好意思心安理得的花她的钱?”

宋程飞并不知道我跟陆煜城的关系,自然的将所有的事情都归咎在顾冉头上。

“宋总,如果你问的都是一些私事,我就先出去了。”

宋程飞一把拉过我的手把我抵在墙上,他双手禁锢着我,离婚之后我几乎没有这么近距离的同他接触过。

他身上的香水味没变,还是我选的那个牌子,他看着我,“林溪,你对我就没有一点感情了吗?”

“你现在是以什么身份来跟我说这些话,你要让我回去,那个女人答应吗?”

“我会跟她分手。”他说的特别武断。

我伸手抵在我们中间,“那请你分手之后再来跟我说这些问题,我不想当你们中间的小三。”

下班之后我回到家,奶奶今天在医院守夜,空荡荡的屋子显得有些冷清。

我有些无趣的坐在沙发上,手机突然震动了一下,我拿起来看了看,是宋程飞发来的微信。

他发了一张我俩在北京旅行时候拍的照片,照片是冬天拍的,后海结了冰傍晚昏黄的光线也特别好,我靠在他的肩头甜蜜的笑。

当初这张照片我特别喜欢,回上海之后还特意洗了出来夹在相册里,我陷入回忆中,宋程飞又发了句话。

“那时候你笑起来真美,不知道以后这笑容还有没有机会属于我。”

我见了鬼一样将手机放下,宋程飞的道行比上学那会儿还要高深,多年前的林溪看到他做的这些,可能开心得都睡不着,现在的我也被搅得睡不着,是被恶心的。

我抓了钥匙出门,这个点小区附近并没有什么消遣的地方,走到便利店拿了一打啤酒,付钱的时候一个熟悉的男声在边上响起,“姐,一个人喝闷酒呢?”

“嗯?”我抬头对上一双明亮的眸子,单眼皮却笑的特别实诚,“对啊,一起么?”

“好啊。”他直接把身上的工作服脱下,“正好我也换班了,我们去哪里喝?”

我诧异的看了他一眼,一看就是还是读书的大学生,我耸耸肩,“小区的公园呗。”

他抓过啤酒直接走了出来,“算我请你的。”

我望着他精壮的背影无奈的笑出声,“行。”

夏日的夜晚,微风吹来也夹杂着些许热气,冰啤酒从喉间一路顺势滑下,在胃里翻滚一圈,我只觉得内心的烦闷也驱散了几分。

“姐,你是为什么离婚啊?”
  我怔了怔,“你怎么知道我离婚了?”

男孩咧着嘴笑了下,露出两颗特别可爱的虎牙,“上回你跟一老太婆吵架我听到的,那人是你婆婆吧,姐我告诉你,我这辈子最讨厌的就是出轨的男人,你离开这种人是对的。”

“特别明智!”他说着拿着酒瓶跟我碰了一下,“为离开渣男干杯。”

我乐出声,没想到还能碰到这么有趣的人,“干杯。”

“你叫什么名字?”我看着他问。

“程生,生生不息的生。”

我点头,“挺好听,我叫林溪。”

“那我以后叫你溪姐怎么样?”程生说着往我边上靠了靠,一脸希冀的看着我。

我鬼使神差的伸手揉了揉他的短发,“好啊,这么多年都独来独往的,倒是真的想有个弟弟。”

程生闻言一副自来熟的模样,举着酒瓶喊了声,“为我们姐弟干杯,为我们相见恨晚干杯。”

我没有想到的是,在这个夏日的夜晚,装了一肚子心事跟烦闷的我,会被一个陌生的小伙子给治愈。

我只记得我们喝了好些酒,程生一直兴奋的在说话,我眯着眼睛看他的人影都快分裂成了两个。

最后我好像看到了宋程飞,他一脸怒意的站在我面前抓着我的手腕,“你在做什么?”

“喝酒啊,还能做什么?”

“你跟我走。”他手上用力,我一个踉跄差点没站稳。

程生挤在我俩中间,伸手指着宋程飞,“你丫谁啊?”

宋程飞的视线在程生脸上转了圈,随即不屑的冷笑,“最近口味变的倒是挺快,喜欢这种毛都没长齐的小男孩?”

程生用力的推开他,任何一个男人被质疑这方面的能力都会生气,更何况是血气方刚的他,“你说谁毛没长齐呢?信不信我揍你!”

我头很晕,但隐约的记得程生说他是附近体院的学生,我不希望两人真的动起手,拉过程生的手臂,“姐今天认识你很开心,挺晚了早点回学校吧。”

“可是……”他有些着急。

我按着他的肩膀让自己站稳,挤出一个不太好看的笑容,“我能照顾好自己。”

宋程飞扶着我到家之后,我随手指着门口,“你可以走了。”

他没动反而伸手开始脱自己的衣服,夏天本来就穿的少,我一眨眼就见到他精壮的身体,他向我靠近,不顾我的挣扎直接将我压在沙发上。

我俩此刻的动作特别的暧昧,宋程飞身体温热的触觉不断传来,他低头凑到我的耳边,“林溪,我想要你。”

我身体抖了一下,酒也清醒了大半,几乎用出最大的力气推开他,“宋程飞你要不逼我!”

我害怕他又过来,“如果你是真心想我回去,你现在要做的是跟那个女人分手,而不是现在这样,我林溪以前是你的女人,但现在不是。”

“我有我自己的原则。”

宋程飞坐着没动,最后深深的看了我一眼才开口道,“好,我等你。”

不等他穿上衣服,我就听到用力的砸门声,这个点会过来的我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陆煜城!

想到这个名字,我第一反应竟然不是被抓包的窘迫,而是被解救了一般,松了一口气。

宋程飞先一步的开了门,但进来的却是嘶吼着的温露露。

她见到光着身子的宋程飞,直接冲进来推开他,“下楼买包烟买到她床上了是吧?”

“就这么饥渴难耐,一双破鞋还要反反复复的穿?”

温露露的声音很尖,语气同样狠毒,她上前两步走到我面前,“怎么着?老娘抢了你男人,你现在要抢回去是不是?”

“要让程飞知道你跟他离婚之后,就在夜总会卖逼,他还会不会要你?”

我怒极反笑,“是吗?你要不问问他到底是谁先招惹谁的?”

温露露一把抓过我的衣领,用只有我们两人才能听到的声音威胁道,“老女人,我能把程飞从你身边抢走就不怕你能抢回去,上次是弄死你的孩子,这会你信不信我弄死你。”

“啪!”

我伸手在桌上摸到一个花瓶,没有犹豫直接往她头上砸了过去。

从那件事情之后,无法生育跟孩子就是我的逆鳞,任何人开口我都会翻脸,更别说眼前这个罪魁祸首。

我看着温露露尖叫着捂着头蹲在地上,暗红色的血液顺着额头滑到脖子,我冷笑的看着这一切,没有任何反应。

我豁出去了,这个女人毁了我的人生,如今的我什么都没有,不会害怕,更无所顾忌。

宋程飞冲着我吼,“林溪,你疯了!快叫救护车!”

“露露,你没事吧,感觉怎么样?”

那一脸惊慌,深情款款的样子,哪里还有在我面前演戏时对现女友不屑的模样。

花瓶已经破碎散落在地,温露露依旧在那里哀嚎,我的声音清冷的响起,“要死也给我滚出去,不要脏了我的地方。”

温露露嘶吼着要报警,那令人作呕的嘴脸真看不出来有受伤的模样。

警车跟救护车基本上是同时到达的,温露露被救护车载走,我直接被带到了警局。

温露露还是个有手段的人,应该是在警局托了关系,我没做笔录没有任何的询问,直接被拷了手铐给关进一间黑漆漆的屋子里。

房间很小,黑得什么都看不见,只有隐隐的排风声让我知道这里空气还是流通着。

我靠着墙角坐下,心里没有一丝丝的后悔,甚至还有点暗爽。

我甚至有些幼稚地想,如果温露露能够就这样死了,给我的孩子陪葬,即便为此把我的后半生都赔上也无所谓了。

心里唯一的遗憾就是奶奶,林庆凡肝癌晚期,如果他走了,我也被关进去之后,奶奶一个人该怎么办?

我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不知道过了多久,关着的门突然从外面推开,一瞬间的亮光让我有些睁不开眼睛。

我挡住光透过指缝往门口看去,隐约见到一个修长的身影,他朝着我走来,皮鞋踩在地上发出清亮的声音,每一步都像是踏在我的心尖。

最后他在我面前停下,我还是不适应光亮看不真切,他的声音低低的传来夹杂着一丝揶揄,“能耐了,杀人未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