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短信 > 正文

口述她张开腿让我添 被老外一个接一个上

发布时间:2021-09-10 13:45 已有: 位访客

 苏羡意提前到了公司,她如今工作很杂。

  重要的事轮不到她,不过端茶倒水打印文件这些琐碎杂事倒是不少。

  可能新人难免会有这一遭。

  带她的是位三十出头的男人,虽然有点严苛,还曾因为她将东西打印错误,骂过她,却也不算坏人,很爱喝茶,所以苏羡意上班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先帮师傅把茶泡上。

  “小苏啊——”有人进入茶水间。

  “玲姐。”苏羡意冲她笑了笑,“您需要泡什么?我帮你。”

  “不用,我自己来。”

  女人拿起撕开个独立包装的茶杯,偏头打量着她,“小苏,今早是谁送你来的啊?”

  “嗯?”苏羡意愣了下。

  女人状似无所谓的一笑,“就是刚好看到你从一辆车里下来,那车子可不便宜。”

  “是吗?我对车子不太了解。”

  苏羡意泡好茶,便打了招呼先出去。

  “怎么样?没问出一点东西吧。”此时另一个女人进入茶水间,“我就说嘛,这小丫头啊,总冲你笑眯眯的,人畜无害,其实是深藏不露。”

  “上次我就看到她从一辆保时捷里出来,前几天又换成了凯迪拉克,今天又变成了另外一辆车,天天接送,还偷偷摸摸的。”
口述她张开腿让我添   被老外一个接一个上
  “有时问几句,她总是含糊得糊弄过去,这小姑娘可不简单。”

  玲姐笑了笑,“小姑娘而已。”

  “架不住人家长得好看啊,你瞧着吧,今年我们部门的晚会节目里,肯定有她。”

  “年轻漂亮,在职场上就是把利器。”

  而苏羡意正在完成师傅布置的工作任务时,部门组长把她叫到了办公室。

  说得正是中秋晚会的事。

  “我没什么节目能表演。”苏羡意哪儿能不知这节目名额多少人盯着,她只是不想蹚这个浑水。

  “你回去好好想想,如果能在上面露了脸,对你以后转正也有好处。”

  苏羡意知道对方是好意,只说回去考虑,并未彻底回绝。

  到了工作岗位,大家似乎都猜出了些什么,并没人去打听。

  只是部分人看她的眼神却透着些许不寻常。

  苏羡意为了出节目,头疼不已,反观此时的陆时渊,正在为接下来的手术做准备。

  “你今天心情不错啊。”肖冬忆抵了抵他的胳膊,“说说,有什么好事啊?”

  “没什么。”

  肖冬忆抿了抿嘴,穿好手术衣,“对了,何家的事,你听说了没?”

  “什么事?”

  陆时渊不似某人八卦,没那么多渠道知道消息。

  “谢叔叔好像要和何家进行切割,听圈内某些人说,原本有些几年前就规划好的合作都停摆了。”

  “我估计何家现在都要疯了。”

  肖冬忆咋舌:“不过也有人说谢叔是娶了新人就立刻与何家划清界限,说他没良心,不过知情的都知道,这是何家自己作的,都是幸灾乐祸等着看好戏的。”

  “上次何老太去谢家,具体情况究竟是怎么样的啊?”

  事情发生在大院里,不过最近惊动了警察,终是在圈内传开了。

  而流传出来的版本非常多,没吃上第一口瓜,肖冬忆自然好奇。

  他紧盯着陆时渊。

  他却只淡声说了句:

  “因为吃瓜酿成的惨祸,上次的教训还不够?”

  “……”

  “你若真这么闲,不如考虑一下自己的终身大事。”

  肖冬忆提起这事儿就抓狂,大抵是中秋快到了,又到了阖家团圆的日子,母亲又开始催婚。

  前几天差点直接搬进他的单身公寓。

  以至于现在提起这事儿,他就头疼不已。

  怎么有人就桃花不断,他这块盐碱地怎么就没人想开垦一下呢?

  就连谢驭都有对象,甜甜的恋爱什么时候才能轮上他啊。

  提起谢哥儿,肖冬忆又问了下陆时渊,两人如今关系如何……

  “我们挺好的。”陆时渊直言。

  肖冬忆皱眉:

  他还以为这两人最起码得干上一架,这就完了?

  真是没劲。

  **

  而此时的谢驭,倒是恨不能和陆时渊打上一架。

  上午陆识微还要去见一下客户,只是当她照镜子时,却发现脖子处有个咬痕,昨晚的事发生在半夜,反正她整个人都是晕的,早上起床,都觉得像在做梦。

  她这个样子,也没法见客户,打电话给赵姐,问她有没有丝巾。

  赵姐送丝巾过来,看到自家老板脖子上的痕迹,忽然就笑了。

  这两个人……

  昨晚应该是发生点什么了吧。

  赵姐看着陆识微,突然有种吾家有女初长成的欣慰。

  冲着她,露出了老母亲般的微笑。

  “小驭,我出去一下,你自己出去转转,或者在房间等我,中午我回来带你去吃饭。”陆识微看向谢驭。

  一身气质的西装长裤,搭配高跟鞋,长发盘起,戴上腕表,完全就是精英干练的女强人。

  逢工作,陆识微做事雷厉风行,就是妥妥的女总裁。

  陆识微与他说话方式养成了习惯,用的是【带他去吃饭。】

  赵姐:“?”

  谢驭点头:“我等你电话。”

  陆识微说完,拎着包就示意赵姐跟自己离开。

  潇洒又随性。

  两人之间,没有半点温存。

  赵姐跟着她踏入电梯,皱眉看着她。

  “你盯着我看什么?”

  “你刚才说话的语气和表情,就……”

  “就什么?”

  “像个穿起裤子就走的渣男。”

  “……”

  “我怎么觉得谢哥儿像是被你养起来的小娇夫?这么听话?”

  陆识微低咳一声:

  他不听话的时候,你也没见过啊!

  “对了,谢哥儿昨晚表现如何?”

  “什么?”

  “厉害吗?”

  “……”

  陆识微无语,以前赵姐不是这样的,怎么结完婚,各种荤素不忌。

  不过她离开后,谢驭就拿起手机,准备找陆时渊算账了,发信息没回,打电话过去,同样无人接听,想着他可能在忙……

  谢驭揉了揉眉心,他觉得所谓的合作,有点亏。

  陆时渊是不是给他挖坑了?

  ------题外话------

  今天更新结束啦~

  周五啦,我也要收拾一下,出去约会啦,开心(*^▽^*)

  **

  二哥:我没给你挖坑,是你自己不中用啊。

  谢哥儿:走吧,打一架。

  二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