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短信 > 正文

女生只穿一根线还小的三个点 只穿一件外套里面光着

发布时间:2021-10-15 16:27 已有: 位访客

陆容停了下来,转头看向陆知涵,目光中带着些非常明显的难以理解。

    陆知涵被她看的心里不舒服:“你那么看我做什么?”

    陆容以前就觉得陆家人的心思千奇百怪,她理解不了,也不想理解,现在依旧这样觉得。

    “我以为,上次你们已经与我达成了共识,以后谁也别找谁。现在看来,并不是。”

    陆容就嗤笑一声,嗓音清清冷冷的,“你们到底是哪儿来的底气,觉得你们想见我,我就会特地抽时间去见你们?”

    陆知涵因陆容的这话,险些没绷住脸色。

    她也不是第一次在陆容面前撕破脸了,本来想直接回一句你爱来不来,但转念想到陆家,她生生忍了回去。

    强调道:“是姑姑她想见你,不是我,也不是爸妈。”

    “有区别吗?”陆容漫不经心的说,“一样姓陆,一样是陆家人。”

    “你别忘了你也姓陆!”陆知涵脱口而出的吼道。

    陆容脸色一下子冷了很多。

    陆知涵不屑道:“你讨厌陆家人,难道我们就不讨厌你吗?但你别忘了,只要你一天还姓陆,你就永远都没办法同陆家脱离关系。”

    说完这几句话,陆知涵明显注意到陆容心情不怎么样了。

    她一时间突然有了种报复的快感。

    陆知涵哼了声,“姑姑让我传给你的话,我已经说完了。你要是不来,那就是你的错,不关我的事。”

    陆容:“……”

    陆知涵说完就想走,但她忽然想到看到的送陆容回来的那辆车,心里几经变化,还是忍不住问出口:“是谁送你回来的?”

    陆容眼神淡漠的看她:“与你无关。”

    陆知涵咬了咬牙,问:“是……子辰或者江家的人吗?”

    陆容看陆知涵的眼神里就多了些一言难尽。

    见她这个表情,陆知涵以为自己猜对了,脸一下子难看了起来。

    “陆容!你不是说过你对子辰,对江家不感兴趣吗?!”

    陆容脸色黑了些,直接开口打断她:“陆知涵,你是脑子有病吗?”

    “你说什么?”陆知涵不可思议的反问。

    陆容面无表情道:“不是谁都像你一样,以为自己看上的就是最好的,全世界的人都会来跟你抢。何况……”

    她顿了顿,“你以为我当真还不知道,你和江子辰是因为什么才在一起的?”

    陆知涵面色一僵:“你……你……”

    陆容懒得再跟她废话,转过身去,丢下一句:“你要是好好过你自己的,别想着来惹我,那你拥有的会一直是你的,否则……相信你不会希望看到作下去的后果。”

    最后一句话直接刺激到了陆知涵,她猛地上前几步,对着陆容的背影大喊。

    “你做梦!你什么都不会,以前比不上我,现在以后依旧不如我?!”

    “你以为你参加个奥数比赛就很厉害吗?这个比赛我也参加定了,到时候我会用实际行动告诉你,你差我差的有多远!”

    她叫的有些歇斯底里,但陆容也只是逐渐走远,头都没回一下,根本没受到影响。

    这令陆知涵脸都有点扭曲。

    她攥紧手,狠狠的跺脚。

    到时候她一定要向陆雪华,向江建林,向齐老,向所有人证明,陆容除了空有齐老的关系,别的一无是处!她才是他们最应该讨好的人!

    ……

    直到走远了,陆容都仿佛还能听见陆知涵愤怒的吼声。

    她不耐的用小拇指挖了挖耳朵,心底又烦又躁。

    这时,陆容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她压了压脾气,翻出手机来接通。

    是亚斯的电话。

    电话一接通,亚斯难掩震惊的声音立马传了过来:“小祖宗,你老实跟我说,你要我买的设备器材,究竟是做什么的?”

    陆容脚步一顿,接着踢走了路面上的石子。

    “嗯?怎么了?”

    亚斯道:“那些可是用来调制特殊香的东西!你是知道自己买的是什么,还是替别人买的啊?我跟你说,今天我朋友打电话,问了我一天是不是认识制香师,都把我给问懵了!”

    陆容哦了声,“我知道。”

    亚斯的音调一下子拔高了好几个度:“什么??小容容,你是在跟我说,你是制香师吗?!”

    陆容道:“不是,只是略懂。”

    亚斯:“真的假的?你不是骗我的吧?”

    陆容面色不改,“真的。”

    “真的不是有品级的制香师??”

    “……不是。”

    亚斯一听,不疑有他,立即相信了陆容,有点小失望的说:“好吧。我还以为自己运气逆天,居然有一个制香师朋友都不知道,原来是误会。”

    陆容又踢了下石子,不动声色的转移话题:“那东西都买全了吗?”

    “那当然,你也不看看什么哥哥我是什么人?”亚斯很快就振作起来,得意的说。

    陆容就问:“什么时候能到?”

    亚斯唔了声,“得明天早上。最近边纪盯我盯的紧,等今天晚上我找他喝酒去,把他灌醉没法管海关,东西就出去了。”

    陆容闻言,脸色古怪了些:“找他喝酒?你确定?”

    亚斯:“确定,肯定,以及一定。”

    “你不怕他趁你喝多了,将你带回联盟总厦?”

    “怎么可能?”亚斯顿时炸毛,“我酒量可比他好多了!而且,你不知道,他三杯就倒!一点都不如我!”

    陆容:“……”

    亚斯哼道:“一个大男人,喝多了还没酒品,赖在我的地方不走,抢老子的床,我不揍他一顿,还让他全须全尾的回联盟,已经很够意思了。”

    陆容心情微妙的说:“你别被他骗了。”

    “不会的。”亚斯非常自信的一口笃定,“你别看他长的一副精明样,其实可容易骗了,我都骗他好几回了。”

    陆容听完,嘴角一抽,心说还不一定谁骗谁。

    “你心里有数就行。和边纪弄好关系,这样下次再出什么事,有他在,G洲也没人敢动你。”

    “谁要跟他搞好关系了?我和他只有见面打一架的关系!”手机那头的亚斯暴躁的直挠头。

    陆容啧了声,又说了几句便挂了电话。

    随后,陆容切出备注联系人10的聊天页面,看着没动静的屏幕,她眸光微敛。

    陆容叹了声,刚想收起手机,忽然鬼使神差的想到了什么,给备注联系人4发去条消息。

    “边纪酒量怎么样?”

    对方很快回复:“???”

    可能是陆容问的太突然,对方的字里行间透着点茫然。

    “挺好的啊,边纪可是联盟里有名的千杯不醉,真要比起来,你都不一定喝的倒他。你怎么突然问这个?”

    陆容看着这几句话,眼皮子跳了跳。

    她嘴角微微抽搐,回道:“没什么,就觉得……他果然还是我印象里的那个边纪。”

    对方更茫然了:“宝贝儿你在打哑迷吗???”细思极恐。


    感觉事情有了苗头,至少大家清楚这氰化钾是从哪里搞来的。

    人间悲剧从徐鑫家一场车祸开始,由徐鑫服下氰化钾中毒身亡而结束。

    几年时间过去了,早已是人去楼空,赵丽雯这个时候选择去徐鑫家,要说没问题,估计也没人相信。

    尤其是张旭昌的死亡特征,跟徐鑫有着非常微妙的关联,二人都是服用了带有氰化钾的饮用水或饮料而中毒身亡。

    “你们说,张旭昌的死,会不会是赵丽雯下的毒?毕竟她是在停电之后进入鸿源里小区范围,她说自己没有进入过张旭昌的房间,有谁可以证明?”

    卢薇薇早就对赵丽雯怀疑戒心。

    要知道,当初赵丽雯也是通过不正当手段,才从张旭昌手里拿下归园田居民宿品牌。

    可见赵丽雯内心狡诈。

    虽然平时衣装得体,给人一种温文尔雅的气质,可谁能想到,这些都只是外表的皮囊。

    顾晨犹豫了一下,吩咐何俊超道:“何师兄,这些天给我密切监视银三角市场。”

    “如果赵丽雯在她表弟结婚的前一天晚上,是去寻找氰化钾的话,那或许现场还会有些线索可以找到。”

    “如果赵丽雯这些天急切返回银三角市场她表哥家,说明她心虚。”

    “而至于赵丽雯到底有没有去过张旭昌所在的鸿源里小区,这个还的看看高川枫那边,有没有检测出一些新的线索。”

    “太难了。”王警官摇摇脑袋,也是不由分说道:“如果赵丽雯是个非常有心机的女人,那她做事必然会小心谨慎。”

    “从鸿源里小区附近停电就可以看出,她似乎早就提前知道。”

    “而且,跟张旭昌在鸿源里小区见面,到底是不是她刻意安排的,这都还不是很清楚。”

    “没关系。”顾晨并不介意,也是实话实说道:“任何人,在做任何事情的时候,越是小心谨慎,反而越容易在一些细节上出现漏洞。”

    “我不信赵丽雯在作案过程中,就不会留下任何线索。”

    回头瞥了眼大家,顾晨又道:“张旭昌喝掉的那杯饮料,只有半杯的样子。”

    “而剩余的饮料却不多,这说明喝过饮料的人不在少数,可为什么现场我们只找到了一个玻璃杯?”

    见众人愣愣发呆,顾晨又道:“那其他玻璃杯哪去了?难道张旭昌请人过来谈话,只给自己倒上一杯饮料吗?这根本不符合逻辑。”

    “没错,请人过来谈话,难道自顾自的喝饮料?没道理的。”卢薇薇双手抱胸,也是若有所思。

    按照正常人的待客之道,压根就不会存在这种情况。

    顾晨见大家一脸茫然,也是继续补充着道:“更何况根据臧福生交代,饮料还不是他留在冰箱里的,那又会是谁带来的呢?”

    想到这里,大家顿时面面相觑。

    王警官眉头一蹙,立马说道:“那我们就从这瓶饮料入手,看看能不能抽丝剥茧的找到源头。”

    “只要搞清楚这瓶饮料是从哪来的,说不定就能找到问题的关键。”

    顾晨打了记响指,也是提醒着说:“这瓶饮料是一个非常小众的本地品牌,我看过上面的生产商,就是本地的一个果农基地生产的,叫江农果汁。”

    “刚才我也查了一下这个品牌的基本信息,发现目前供应的渠道还不多,基本就在本地市场销售,各大超市的商品货架上,应该可以找到一些,但是产量并不高。”

    “因为江农果汁,跟以往其他果汁饮料的生产工艺不同,其他果汁采用的是浓缩液为主进行调试。”

    “而江农果汁,采用的是现榨果汁,在生产流程方面,非常接近于原汁原味的果汁味道。”

    “所以,生产成本会比较高,在其他果汁品牌的竞争中,没有太大优势。”

    “那就是说,江农果汁走的是高端路线?”卢薇薇说。

    顾晨默默点头,继续说道:“我还看到一些关于江农果汁的介绍,这个品牌,的确走的是小众化高端路线。”

    “现在的供应链条,除了提供给部分本地商场外,主要是供应给本地的一些中高档酒店,因为味道确实不错。”

    “而且这个品牌,我爸妈曾经也想过去了解一下,看看能不能拿一个代理,可是被价格给难住了。”

    “毕竟,这个饮料品牌,走的是高端路线,普通老板姓根本舍不得喝,所以也就放弃了。”

    “原来是这样?”听顾晨这么一说,卢薇薇倒是长舒一口气道:“还好,这是本地小众品牌,调查起来还相对容易。”

    “那这么说来,只要找到饮料的源头,就能调查出是谁带过去的?”

    “没错。”顾晨微微点头。

    袁莎莎一脸纳闷:“那这怎么追查?光靠饮料就能追查到吗?”

    “可以。”顾晨回应的相当爽快,也是实话实说道:“这种饮料,走的是中高端路线,因此对饮料品质要求极高。”

    “而据我所知,这种饮料为了防止仿冒品流通到市场,因此在瓶身上会有防伪编码,而且每个饮料都是独一无二。”

    “通过这些防伪编码,可以追索到物流源头,也就是这批货到底发给了谁,这些都是可以通过大数据追踪到的。”

    “还有这事?”听顾晨这么一说,何俊超顿时拿起卢薇薇给了苹果味酸奶,瞬间按照酸奶盒上的编码信息,自行在酸奶品牌的官网上查询起来。

    可片刻之后,何俊超却是目瞪口呆。

    见何俊超也在实操,卢薇薇瞥他一眼,问道:“何俊超,你根据编码查到什么没?”

    “卢薇薇,你给我的这盒酸奶可能是假的。”何俊超有些尴尬的说。

    “不可能。”卢薇薇黛眉微蹙,立马凑到何俊超身边,躬下身,盯着电脑屏幕道:“这酸奶我是从分局隔壁的胖婶小卖部买的,怎么可能是假货?”

    “你自己看嘛,人家品牌上面都有防伪说明,但凡输入之后,没有出现这些信息的,均为假货。”

    后面四个字,何俊超加重了语气。

    现场气氛忽然间变得尴尬起来。

    卢薇薇呆若木鸡,也是愣了好半天,又是对比酸奶盒上的信息,又是对比饮料官网上的防伪说明,顿时尴尬的笑笑:

    “还……还真是假的嚯?我说呢?这苹果味酸奶,看着日期是没有过期,可怎么喝起来总感觉怪怪的,合着是假酸奶?”

    “卢薇薇。”何俊超眉头一挑,也是揪住不放道:“你竟然给不辞劳苦的同事喝假酸奶?你良心何在啊?”

    “这也不能怪我吧?这奶又不是我生产的?”卢薇薇缩了缩脖子,赶紧甩包袱。

    何俊超不依不饶,将酸奶盒往桌上一顿:“那你说现在怎么办?”

    “要不,我那还有两盒,一起送你喝得了?毕竟品牌是假的,但酸奶可能是真的呀,只不过可能是奶牛的质量不同吧?”

    卢薇薇弱弱的说,小眼神盯着何俊超,等待他回复。

    何俊超也是与卢薇薇僵持了好一会儿,这才回头一想,好像也是这么个道理,于是便欣然接受道:

    “那行吧,你把剩下那两盒酸奶都给我吧。”

    “得嘞。”卢薇薇闻言,立马小跑回座位,随后将抽屉里剩下的两盒酸奶,直接丢给何俊超道:“接好了您嘞。”

    何俊超轻松接住,也是不由吐槽着说:“话说你在胖婶小卖部里,到底买了多少假冒伪劣产品的酸奶?”

    “也就4盒吧?第一盒我喝了两口,感觉味道不对,还以为是这个品牌的新口味呢。”

    “可这口味我不喜欢,喝两口就扔了,然后就是给你的这几盒。”卢薇薇说。

    “找胖婶理论去,竟然卖假货。”何俊超一边津津有味的喝着假冒伪劣产品的酸奶,一边挥手让卢薇薇找卖家理论。

    卢薇薇默默点头,也是同意着说:“对,明天中午我就找胖婶理论去,毕竟上午开门营业不能去说这种话,做生意的人忌讳,只能中午去了。”

    “对。”何俊超也是竖起大拇指,随后又赶紧吸吮了两口。

    袁莎莎则是提醒着说:“饮料瓶我有把图片拍摄下来,何师兄看看,根据饮料瓶上的信息,能不能查到线索。”

    “那你赶紧把图片给我。”何俊超也不啰嗦,喝酸奶的同时,也是对着袁莎莎勾勾手指。

    袁莎莎也没闲着,直接拿出手机,将相册点开之后,递给何俊超。

    何俊超则拿在手中对比了一下,还真就发现了一些编码信息。

    随后,何俊超打开品牌官网,开始查询关于江农果汁的具体信息。

    果真没过多久,就在官网上找到了相关批次的信息。

    何俊超咧嘴一笑,对着大家解释说:“这瓶饮料是真的,没问题,防伪编码信息都可以查到,包括质检员的编号都能查到。”

    “那发货的供应链能查到吗?”王警官问。

    何俊超摇摇脑袋:“这防伪编码的含义我不清楚,可能只有他们公司内部才知道,哪些编码供应那些供货商吧?这个得去他们公司内部问问情况。”

    “这个好说。”顾晨倒是不急。

    现在已经是深夜,去江农果汁公司,估计人家早下班了。

    想想也只能是明天再去调查一番,至少要弄清楚,出现在鸿源里小区的那瓶江农果汁,到底是谁带过来的?

    只要找到这些信息,对于到底是谁下毒,能够有根有据。

    眼看时间也不早了,于是顾晨与众人商量,所有人早点休息,第二天去拜访一下江农果汁公司,向公司内部人员了解一下关于江农果汁的物流问题。

    ……

    ……

    翌日清晨,阳光普照,微风习习。

    一大早,顾晨就带着卢薇薇、王警官和袁莎莎一道,一起开车来到江农果汁的公司所在地。

    这是一家坐落于虎山镇的果农企业,园区基地就建在一处山脚下。

    放眼望去,山上到处都是果树。

    而虎山镇也是因为附近一座山峰形似老虎而得名,一直沿用至今。

    而这家果农企业,看上去规模并不算很大,只有一栋四层楼建筑,外加两个生产车间。

    周围都被铁网围墙包围,覆盖面积很广。

    而这家生产江农果汁的企业,全民叫“江南市虎山镇刘发根农场”。

    名字听上去满满的乡土气息。

    不用猜,老板一定叫刘发根。

    当顾晨将警车稳稳停在刘发根农场的办公楼前,几名工作人员见状,也是漫步走了过去。

    顾晨下车关好车门,也是主动走上前问:“你们老板是不是叫刘发根?”

    “我就是老板。”一个穿着工作服,脚上套鞋还沾满泥土的中年男子说。

    顾晨上下打量着男子,皮肤黝黑,但很结实,中等个头,小平头。

    虽然看上去只有40好几的样子,但是满脸的皱纹,让他看上去更像个老大爷。

    收回还握着一把沾满泥土和杂草的锄头。

    从来也没见过这么接地气的老板,卢薇薇也是笑孜孜道:“原来您就是老板?”

    “没错。”刘发根默默点头,也是一脸纳闷道:“可是警察同志,我没犯啥事吧?”

    “当然没有,我们这次过来找你,是想让你帮个忙。”见刘发根有些警惕,感觉自己是不是犯啥大事的样子

    顾晨立马将手机相册打开,亮在他面前,打消他顾虑道:“我们是想来了解一下,通过这瓶饮料,是否真的如你网站信息上说的那样,可以追查到每个物流信息?”

    刘发根闻言,立马凑到顾晨身边。

    由于跟顾晨的身高差,因此刘发根刻意踮起脚,眯眼一瞧。

    顾晨见状,也是下意识的将手放低,将照片亮在刘发根面前。

    刘发根看了几眼,也是一脸纳闷的看向顾晨,弱弱的问:“这事好像不归你们警察管吧?产品问题不是归工商管吗?”

    “产品问题当然是归工商管了,但是我们正在调查一起案子,其中有人因为喝了你的饮料,直接中毒身亡,所以……”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这边王警官话音未落,刘发根立马便挥手打断,甚至情绪开始变得焦躁。

    “我的品牌我最清楚,每道工序都是安全的,而且采用的都是新鲜水果榨取,怎么可能喝了会中毒呢?这一定是竞争对手在搞事,绝对不是我的问题,绝对不是……”

    “刘先生,您先冷静一下好吗?”见刘发根开始抓狂,卢薇薇也是赶紧安抚,但似乎效果并不理想。

    顾晨见此情况,而已是无奈说道:“我们没说是您饮料的问题,我们在您的品牌饮料中,提取到了氰化钾,这跟你饮料没关系,我们只是想知道,那瓶含有氰化钾的饮料,到底是从哪来的。”

    话音落下,现场忽然间安静下来。

    刘发根也是愣了几秒,这才弱弱的问:“你……你们果真只是来调查饮料物流源头的?”

    “不然呢?”顾晨说。

    “害。”刘发根叹息一声,也是无奈说道:“你早说嘛,不就是找物流源头嘛,这个放心,我干这行,最怕的就是假冒伪劣产品。”

    “你说我辛辛苦苦打造的这个中高端品牌,保成本就摆在这里,要是被那些无良商家,假冒我的品牌,以次充好,低价串货,那我可就损失大了。”

    “不过损失钱财是小,毁了品牌才是大啊。”

    刘发根说话之间,继续拿着顾晨的手机仔细观察,随后问顾晨:“确定是这瓶饮料吗?”

    “确定。”顾晨默默点头,也是解释说道:“而且我们根据你们官网的信息,查询了一下防伪编号,发现饮料是真的。”

    “只是这些编码,我们不太清楚是什么含义,所以想过来请教一下,看看是否能追溯到源头?”

    “这个当然是可以追溯的,你看这个编号。”

    见顾晨虚心请教,刘发根也放下了戒心,爽快的与顾晨解释起来:“看见没,防伪编号的开头,JNGZ,意思就是江农果汁的简写。”

    “这个我看出来了。”顾晨也是默默点头,表示明白。

    随后,刘发根又指着后边几个数字道:“还有后边这个,05,是我们省内的渠道,我们发省内经销商,就用05开头。”

    “嗯。”顾晨继续点头,表示明白,于是又问:“那后面这个02呢?”

    “02就是我们江南市的编号了,但凡在江南市销售的饮料,一般就是0502,为开头。”

    “我明白了。”闻言刘发根解释,顾晨也是微微点头,又道:“那后面这几个数字,应该就是本地经销商的特有编码了对吗?”

    “对。”刘发根也是咧嘴一笑,继续热情的解释:“后面这4个数字,是我发货的主要直供商编码,我预留了4个位置,开头基本都是00打头。”

    “因为现在江南市的经销商,也只有几十家,且都是一些中高档酒店和商场为主,所以编号数量暂时不是很多。”

    “而且我们更多的是跟一些民宿品牌合作,给他们提供原汁原味的鲜榨果汁,让顾客有更甚的乡间田园体会。”

 

女生只穿一根线还小的三个点 只穿一件外套里面光着    “等一下。”这边刘发根话音未落,顾晨则是眉头一蹙,立马打断说:

    “你是说,你们合作的经销商,还有一部分是民宿品牌?”

    “对呀,不然呢?民宿品牌跟我们合作,大家的经营理念是最为接近的。”见顾晨大惊小怪,刘发根也是有些莫名其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