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短信 > 正文

顶开妈妈的生命之门第三章 母亲的桃花源早已泛滥

发布时间:2021-10-13 10:24 已有: 位访客

包夫人和洛克菲勒小姐在慈善晚宴上为了一瓶酒豪掷百万英镑;还是主人出面阻拦后的价格,要不然两个人已经为一瓶酒开价2000万英镑;这个新闻足够劲爆。作为香江首富,白手起家创业的青年领袖,走到哪里都自带流量。很多女人更是会主动往其身上靠。只要是沾点边必然会火起来,至少不会吃亏。

    没想到包子轩的吸引力这么大,居然能够让洛克菲勒家族的大小姐为其争风吃醋。着实惊掉一地下巴,英国人还真是不敢相信。

    不知道是不是刻意,媒体报道的可是有鼻子有眼。把包子轩同戴安娜-洛克菲勒的故事介绍的很清楚。包括一起创建百思卖这个电子卖场,以及为企业出谋划策。

    这个时候英国人才恍然大悟,不光是因为昨天两个女人在一起互相争锋,谁都不肯让步。更多是关注包子轩还有多少不为人知的秘密和产业。

    之前很多媒体都报道,香江包子轩绝对可以竞争世界首富。但是黑云集团没有上市,财务并没有公开,因此大家只能猜测。知道赚了不少钱,未来有着很好的发展前景。

    对于世界首富,还是觉得有些言过其词,并不是十分认可。

    现在爆出包子轩居然还是世界上最大电子卖场,百思卖的大股东,而且还是联合创始人。以包首富的财力,以及对企业的把控性;想必洛克菲勒家族并不一定能够占到便宜。

    也就是说双方股份相差不多;加上百思卖的股份,包子轩的财富又可以增加一大截。

    包子轩在美国学习和生活多年,期间投资了很多产业。苹果、微软等互联网公司,他也是大股东。好像还和蕾切尔-摩根一起成立了雷轩快递,这个目前美国第二大,正向着第一大快递公司冲击的企业。

    同时还拥有很多家企业股份,足以说明包子轩可以竞争世界首富;而且还是最有希望获得此头衔的男人。

    当然在真正的百年世家面前,包子轩的财富可能还不够看。但那也够吓人的,要知道他经商才几年,就取得如此成就;照这样发展下去,还有谁能够与之争锋。

    同时也明白,为什么戴安娜-洛克菲勒明知道对方已经结婚,而且妻子就在眼前的时候,还敢过去挑衅。这样的男人实在是太过优秀,就此放手谁都不会甘心。

    张悠然昨天的表现倒是没有做过多评价,毕竟现在关于她的一切,都是因为同包子轩的关系。如果两人不是夫妻,那么其最多在香江有点小名气,根本没有多大影响力。

    其实没有报道张悠然,同戴安娜-洛克菲勒有很大关系。洛克菲勒族想要做点什么,英国人哪里敢反对。而且英国媒体都是私人所有,那个商人都不傻。洛克菲勒小姐想要作什么,必须全力配合。

    总之一定要让对方满意,而且还是不能出现任何差错那种。

    包子轩的很多信息,就是这位大小姐向媒体提供的。其目的是逼着男方过来见她,要不然怎么会有机会。

    之前都是别人追她,虽然自我感觉很好;可抢男人还是第一次,因此也没什么经验。但是有一点戴安娜-洛克菲勒很清楚;如果两人不见面,肯定一点机会都没有。

    因此见面,在什么场合见面;至关重要。为了能让包子轩现身,她也是煞费苦心。

    只是这些包子轩还不知道,不过英国媒体的报道,却是第一时间就得到消息,黑云集团在英国有不少员工,最近一段时间过来的人更多。得知都在报道老板,哪敢不汇报。

    在加上英国民众都在议论,已经低调一段时间的包首富,又火了起来。这在英国还真是不常见,毕竟没有谁能够让媒体报道这么久,而且两次间隔时间还那么近。

    只不过包子轩真不希望媒体过渡报道,他骨子里还是把自己定义为工程师。即使现在早已经不可能,但有些习惯还是很难改变。

    此时张悠然和戴安娜王妃已经回到伦敦,惹出这么多事情,肯定要向丈夫解释一下。免得引起误会,但是对于花钱,张悠然反而不担心。在她的印象中,包子轩还从来没有因为钱同谁说过什么,更不会因为钱翻脸。

    当然故意坑他的除外,但现在还真没有谁有如此胆量。

    把张悠然送回伦敦住所,戴安娜王妃则是来到了白金汉宫。王室成员、英国首相都在这里等着她呢!

    媒体报道是一方面,大家还想深入了解一下。作为见证人,当然会比其他人知道的更为详细。

    就连平时不喜欢八卦的女王,都来到会客厅。想要听听,到底是怎么个情况。

    两个女人后面可是牵扯到两个家族,而且还是连英国王室都有些得罪不起的两个家族。

    查尔斯王储知道妻子也是在工作,夫人外交可是很重要的一环,往往能起到意想不到的作用。而且正好可以趁机放松一下,给自己留一点空间。

    可有些时候必须要他来开口,其他人都不合适。

    首相在怎么说是外人,虽然也是一名女性;可毕竟身份有别,有些事情不好过问。

    女王可是长辈,而且身份特殊,不能什么鸡毛蒜皮的小事都参与。此次关乎到洛克菲勒和包子轩两大家族,要不然她老人家可不会关注此事。

    查尔斯王储笑着说道:“亲爱的,昨天到底是什么情况。怎么闹得满城风雨,恐怕明天全世界都会知道。事情发生在英国,如果处理不好,对我们十分不利。”

    这话还真是不假,此时可是很考验英国的危机公关能力。

    两大顶级豪门,在英国境内发生矛盾;最后弄得不好收场,世界上其他各国人民会怎么想。过来投资的人会不会担忧,自己会遭到针对和打压。

    戴安娜王妃也是一脸无奈,毕竟事发突然,等到想要劝阻的时候,已经很难收场。不过既然丈夫在问,而且看样子女王和首相都在关注,只能把事情原委说清楚。

    戴安娜王妃:“事情的起因是因为黑云集团包先生,虽然没有明说。不过也能看出来洛克菲勒家族的大小姐戴安娜-洛克菲勒喜欢包子轩;从小想要什么都能得到的女孩,看到喜欢的男人已经结婚。而且妻子就在眼前,当然不会服气。”

    加上自认为比张悠然更适合包子轩,于是两人刚见面就开始针锋相对。

    “包夫人的性格虽然很好,可也要看是什么时候,什么事情。有女人同自己抢丈夫,而且还在面前挑衅。当然不会服气,这才有了后边的竞拍。”

    “包子轩喜欢喝酒全世界都知道,两个女人就是看重这一点。才为了一瓶酒不惜花费重金;目的是让对方知难而退。”

    虽然早就已经猜到,可得知事情真是如此后,还是有点不敢相信。

    洛克菲勒家族的大小姐,为了一个有妇之夫;不惜同人家妻子直面硬钢,上演强抢男人的戏码。是什么优秀的男人,值得一个含着金钥匙出生的千金大小姐这么做。

    所有人还真不知道怎么应对,毕竟这是私事。

    首相撒切尔夫人笑着说道:“媒体的报道好像是被人刻意引到,种种迹象表明是洛克菲勒家族在操控。可能是戴安娜-洛克菲勒想把事情搞大,逼得包子轩现身。”

    “这件事情是男女之间的事情,因此政府方面不会参与。”

    既然政府不参与,王室更不会凑热闹。

    看到没有人出面制止,戴安娜-洛克菲勒非常高兴。英国人还真是很懂事,想必包子轩要主动给她打电话了。

    媒体铺天盖地的报道,已经在整个英国引起轰动。即使包子轩感觉没什么,张悠然脸皮可没那么厚。在任由事态发展,什么工作都不做,必然会影响到妻子的正常生活。戴安娜-洛克菲勒和张悠然绝对是现场最有钱的两名女性,而且比起其他人要多太多那种。在加上刚刚发生的矛盾,谁也不会主动放弃。两个人都明白,对方买酒是什么意思;当然会不爽。失去理智的女人,可是什么都能做得出来。

    主持人激动的说道:“感谢道格拉斯侯爵的慷慨,他拿出了一瓶生产于1873年的白兰地,距今已经超过100年。即使在不懂酒的人也应该清楚,这瓶酒意味着什么。”

    “这种超过百年的美酒,十分稀有。可以说是喝一瓶,少一瓶。珍贵程度不用我在这里多说,看到下面已经有人在跃跃欲试,那么我们直接开始进入正题。”

    “百年白兰地起拍价格为1英镑,竞价开始。”

    酒虽然十分稀有,但是在英国境内应该还能找得到。毕竟这里贵族很多,谁家里还没有点存货。

    过来大多都是女性,对珠宝首饰可能更感兴趣;因此刚开始的价格并不是很高。只有几个人,而且报价还很低。不是谁都那么喜欢喝酒,而喝酒也不可能没事喝这种酒,性价比实在是太低了。

    看到火候差不多,张悠然开口道:“5万英镑,算是给这瓶酒报出了一个不低的价格。按照以往拍卖经验,这个价格已经很合理,基本上都会成交。”

    但今天旁边可还有一个女人虎视眈眈,看到张悠然报价,哪能让她称心如意。

    戴安娜-洛克菲勒直接报价:“10万英镑。”

    不但翻了一倍,而且还远远超出酒的实际价值。

    如果是别人报价,张悠然可能还无所谓。可现在是戴安娜-洛克菲勒,刚刚还同自己抢老公的女人,摆明是让自己难堪。那么就不需要客气,至少这一局绝对不能输。

    张悠然:“20万英镑。”

    直接把价格又翻了一番,而且还是在洛克菲勒大小姐报价后。在结合刚刚戴安娜-洛克菲勒在张悠然报价的基础上翻了一倍,如果说两个人没有矛盾,谁都不会相信。

    输给谁也不能输给张悠然,而且从小到大还没有输过。戴安娜-洛克菲勒此时心意已决,一定要竞争到底,不光是这瓶酒,还包括男人。

    包子轩同蕾切尔-摩根分手后,戴安娜-洛克菲勒开心了很久。虽然很多时候不想承认,不过她知道,自己已经喜欢上那个男人。不管是出于财富也好,名声也罢,但更多还是对方的才华吸引力更大。

    周边拥有财富,名气很大的青年才俊不在少数。可就是提不起兴趣,甚至连多看一眼的想法都没有。很不自觉的就会关注包子轩的消息,无论是对方在华夏大力投资;还是在日本会见多少商界、科技圈名流;来到美国后的认真工作,都看在眼里。

    大半年没有回香江的人,刚刚回到家就结婚。即使想象力在丰富,都不可能往这方面想。包子轩结婚消息披露之后,戴安娜-洛克菲勒不比蕾切尔-摩根少伤心。这才真正意识到自己是真的在乎这个男人,那么就要千方百计的把他抢到手。结婚又怎么样,自己主动出击,还有拿不下的男人。

    戴安娜-洛克菲勒:“30万英镑。”

    又是加价十万英镑,这在慈善拍卖会上并不多见。过来都是主人的朋友,多少有点身份。而且款项还是作为慈善用途,大家都会适可而止。

    看到戴安娜-洛克菲勒又加价十万英镑,摆明是不想让自己得到。加上刚才的挑衅,怎么可能忍。要是输了,估计以后自己都瞧不起自己。

    张悠然:“50万英镑。”

    直接加价20万英镑,这绝对是一个天价。80年代的50万英镑,居然只购买一瓶酒,可是非常败家的行为。

    可张偶然知道,自己没有选择,必须坚持到底;不光是因为一瓶酒,更重要是在坚守丈夫。

    听到50万英镑报价,参加宴会的宾客无不感慨。到底是谁拥有如此财力,看来道格拉斯侯爵还真是有面子,居然能够邀请如此大人物过来。

    之前还感觉这个亚洲女人在刻意讨好他们的人,更是感到不可思议。没想到这个普通的亚洲女人居然这么有钱,看来人家只是低调而已。

    戴安娜-洛克菲勒当然不甘示弱,一定要让对方知道。女人自己赚钱有多么重要,靠男人给的零花钱,终究有限。

    看来她还是不了解包子轩,要不然绝对不会这么想。

    戴安娜-洛克菲勒:“100万英镑。”

    百万英镑又一次颠覆宾客的认知,在结合张悠然与之竞价。看来两个女人是杠上了,难道这里边还有其他故事。

    女人要是狠起来,可是不管不顾,接下来肯定会有好戏看。不过此时戴安娜王妃和侯爵夫人表情却很尴尬;她们两人可是知道一些情况,结合现在的竞价,当然明白两个人是为了什么。

    可现在谁都不能劝,至少目前的价格还不能出手。

    只能在旁边等着,等到时机差不多在行动。两个女人又一次交流了一下眼神,算是不言自喻。

    听到大洋马叫价100万英镑,摆明是同自己过不去。

    张悠然:“200万英镑。”

    又是一次翻倍的叫价,此时现场的人都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这两个之前不认识的女人到底是谁,怎么会如此有钱。还是道格拉斯侯爵找来的托,可是看着也不像。在加上侯爵显赫的身份,也丢不起那个人。

    张悠然加价在戴安娜-洛克菲勒的意料之中,要是这么容易就认输,真要怀疑包子轩的眼光了。

    戴安娜-洛克菲勒:“300万英镑。”

    现在人们已经麻木,可能钱到一定程度,最多就是一个数字而已。

    张悠然当然不敢示弱,于是直接报价400万英镑。

    此时两人开始你来我往,谁都不肯放弃。

    这不是简单的一瓶酒,而是涉及到男人的归属。虽然包子轩此时已经是张悠然的合法丈夫;可包太太也知道。如果此次就这么认输,估计明天眼前这个女人就敢找到家里来。

    必定会拿着今天拍卖过来的酒,这种场景绝对不能发生。

    现在已经不是一个人的得失,关乎到包太太颜面问题。至少不能在洛克菲勒家族面前示弱,可能连带着丈夫都要跟着丢人。

    张悠然虽然平时很节省,可包子轩给她的钱却很多,这就是底气所在;于是直接报价:“1000万英镑。”

    意思很明显,对于这瓶酒志在必得。至于以后需要怎么同包子轩解释,那是以后的事情。但现在绝对不能输给戴安娜-洛克菲勒。

    这个价格把戴安娜-洛克菲勒弄得不上不下;在提高价格,那么很可能成为冤大头。毕竟在次报价不可能报1100万英镑,至少要报价1500万英镑。要不然气势上就输了,可是不报价那么就让张悠然得逞。

    于是只能硬着头皮说道:“1500万英镑。”这个价格一出。让现场气氛变得有些诡异。

    都在想这两个女人是不是疯了,要不然怎么会如此不拿钱回事。

    张悠然知道,就是一口气的事情,绝对不能输,于是直接报价:“2000万英镑。”

    这个价格已经超过很多宾客的全部身价,没想到只为了购买一瓶酒。让现场的人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毕竟已经超出了他们的认知。

    戴安娜王妃和侯爵夫人兰迪-普利兹克知道,必须要出面阻止。要不然将很难收场,最后英国王室也不好向包子轩和洛克菲勒家族交代。

    作为女主人,兰迪-普利兹克笑着说道:“看来两位都是真心喜欢这瓶酒,一会在叫人在拿出一瓶就是。”

 

 顶开妈妈的生命之门第三章 母亲的桃花源早已泛滥    “拍卖只是一个娱乐,大家不要太过在意。就不要在参与竞拍了,两位都是有钱人,每人拿出100万英镑购买一瓶酒如何。”

    在拿一瓶就是分享的意思,酒可以分享;难道丈夫也要分享。但是看到主人都已经出面,也不好多说什么,只能就此作罢。

    张悠然和戴安娜-洛克菲勒分别拿出支票本,签署了一张100万英镑的支票。此事算是告于段落,不过也只是临时的;后面肯定还会有交集,竞争更不会就此停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