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短信 > 正文

乱小说录目伦200篇丹丹 夜玩亲女小妍未删节

发布时间:2021-10-14 15:28 已有: 位访客

“小神医,刚才是我们的不对,希望你大人有大量,不要跟我们计较!”

    蓝倾雪见女儿终于成功了,也顿时放下心来。

    这时,郝为民向昊帅赔着笑脸道:“是啊,小神医,刚才我身边的人不知所以,以至于冲撞了你,希望你见谅……”。

    “没事,我本来就没计较,你们不必如此!”昊帅淡淡的说道。

    “总之是我们的错!”

    郝为民暗想,若你不计较,刚才怎么会如此决绝地离去。

    不过想归想,郝为民可不敢把心中的郁闷挂在脸上。

    “好了,时间紧迫,带我先去看看伤者吧。”

    看着众人的嘴脸,昊帅催促了一下。

    “好,小神医,请跟我们走!”

    说着,郝为民在前带头向着电梯走去。

    昊帅一边跟着郝为民,一边跟他说道:“郝教授,你还是不要叫我小神医,听着别扭,我也不想扛着这个虚名,我有名字叫昊帅,你可以叫我昊帅,也可以叫小帅。”

    “额……”

    郝为民听了老脸一阵微红,没想到今天被一个小辈训了一顿,多少有点无地自容,而刚才低声下气地极力讨好,也的确是太过做作了,也难怪昊帅看不下去。

    顿了一顿,昊帅接着说道:“你是宏名大学的教授,更是老长辈,而我是宏名大学名不经传的新生,按理说是我敬仰你才是。”

    “是么?你真的是宏名大学的新生?”郝为民惊讶不已。

    昊帅点头一笑:“怎么不是了,前两天我刚和丝思一起去报到了,不然我怎么会认识她!”

    “如此说来,宏名大学真是捡到宝了,竟然能招到你这样的新生!”

    郝为民一阵感慨,发自内心地赞叹道:“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啊,我老了,华夏医学的未来,就靠你这样的年轻人来发扬光大了!”

    郝为民给的高帽,昊帅自然不会往头上扣,谦虚道:“郝教授,你纵横华夏医学界几十年,声誉名扬九州,可谓是国宝级的泰斗。”

    “而我只不过是跟随我师父,熟悉了一下古典疗术,一时略有接触罢了,怎能跟你相提并论!”

    “昊老弟,说得好,你这么说,倒是我太矫情,看不开了!”郝为民爽朗一笑。

    “昊老弟?”

    昊帅差点一个趔趄,这辈分也太乱了吧,再怎么忘年交,年纪也不至于相差这么大吧。

    稳了稳心神,昊帅无语道:“呵呵,郝教授,我觉得你还是叫我昊帅或小帅比较好,就不要叫我昊老弟了。”

    郝为民一扫之前的纠结,开心地哈哈大笑起来:“那怎么行!难得遇上你这么个年少有为的好青年,我怎么也要真心结交一番。”

    “而且,你我同为学医救人,算是志同道合,这忘年交你不管如何都要答应了,所以这个昊老弟你也一定要当,否则,你就是看不起我。”

    “这……”

    这回轮到昊帅纠结了,无语地看了看郝为民,然后再不好意思地看了看柳丝思,两手一摊,道不尽的无奈。

    柳丝思脸色羞红了一下,想着你们在这称兄道弟了,那我怎么办啊?不会真要管昊帅叫昊爷爷吧?

    这也太乱了,要自己怎么能叫得出口呀,忙是羞恼地冲着郝为民嗔道:“郝爷爷,你怎么像个老小孩,这种话你都说得出口!”

    “怎么了,你有意见?”

    郝为民无耻地做了一个鬼脸:“你有意见也没有用,我叫昊老弟,你还是可以叫他昊帅嘛,就算你们拍拖恋爱在一起了,我们还是各交各的,不碍事啊!”

    柳丝思脑海一片凌乱,什么各交各的,若是昊帅治好了爸爸,那自己就是昊帅的人了,若以后跟昊帅在一起了,那还不得跟着昊帅叫你郝老哥。

    柳丝思越想越是娇羞,嗤嗤哼道:“你……你这是为老不尊,不理你了!”

    说完,柳丝思便避开昊帅的眼神,躲到了蓝倾雪身边。

    蓝倾雪看着女儿的反应,也是点头笑道:“丝思,郝老说的也没错,郝老跟小帅结交是一回事,而你跟昊帅交往又是另一回事,不冲突啊,你有什么好反对的?”

    “交往?”

    柳丝思羞红地无地自容,冲着母亲撒娇道:“妈,你乱说什么呢?”

    蓝倾雪不去理会女儿的羞赧,看着昊帅微笑道:“小帅,忘年之交,本就是上古佳话,今有你与郝老结成忘年之缘,我看挺好的。”

    郝为民呵呵一笑:“就是,昊老弟,我看你也是性情中人,就不要再矫情了,你是不是还要我手举三炷香来考验我的诚意啊?”

    “额,那好吧,郝老哥!”

    昊帅无奈,既然郝为民如此坚决,自己若是再拒绝的话,那真是太不给他面子了。

    “昊老弟,这样就对了嘛!”

    郝为民拍了一下昊帅的肩膀,像个老小孩一样兴奋地笑着。

    在众人的簇拥下,昊帅很快来到了柳正弘所在的重症监护室。

    监护室里,一个护士正在为柳正弘输营养液。

    郝为民示意众人在门外候着,他则跟昊帅走了进去。

    只见柳正弘带着氧气罩,侧着头趴着睡在病床上,双眼紧闭。

    一张标准的国字脸,方正而大气,照华夏的相术来说,此人极具官相。

    昊帅摊手摸着柳正弘的脉搏,感受一下他的呼吸,脸上眉头微微一皱。

    郝为民在一旁插话道:“昊老弟,正弘他各项生理体征都很正常,车祸并没有祸及他头部以外其他位置。”

    昊帅点了点头,然后再轻轻地检查了一下柳正弘的头伤,便重新站直身子,对着郝为民说:“郝老哥,我们先出去吧。”

    说完,昊帅与郝为民走了出去,转移到隔壁的会议室坐了下来,顺便拿过柳正弘脑颅的片子仔细地查看起来。

    这时,郝为民吩咐钟向荣遣散了医院的几个专家医师,唯独留下蓝倾雪母女、梁文鹏与梅若芳,以及他的博士生方菲,当然还有主角昊帅。

    “昊老弟,怎么样?”

    等昊帅放下片子,郝为民急切地问道。

    其余众人也是一脸的期待,特别是柳丝思和蓝倾雪母女,满脸的热切。

    昊帅舒了一口气,皱着眉头道:“郝老哥,说实话,伤者的颅内积血,以你们的经验和医疗条件,完全是可以操作的嘛,而且成功率绝对不低,为什么非要叫我来帮助救治呢?”“我不管你是不是小神医,只要你能救人就行了!”


    柳丝思已然确定了,昊帅就是她们要等的小神医,哪里还肯让他走。

    她抓着昊帅手臂的小手,不由地再加上几分力,纤细的手指已是将他的手臂掐出五个深深的指痕来。

    昊帅疼得直咧嘴:“我说小妞,你这么用力,是要把我的手掐断么?”

    “啊……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闻言,柳丝思马上松开手,看着昊帅手臂上深深的指痕,一脸的无辜,但又怕他就此走了,忙是又拉住他的衣角。

    “你拦我也没用,现在我不想去救人了!”看着柳丝思,昊帅是一脸的不愿意。

    在后方的一群人,看到柳丝思跑拦住了昊帅,还互相对话,料想两人应该相识,心想这下事情就好办多了。

    谁知,最后昊帅还是果断拒绝了,众人刚松下来的神经,再度紧绷了起来。

    “郝老,这可怎么办啊?”蓝倾雪看着郝为民,万分着急,若是以女儿都留不住昊帅,那丈夫可真的无人能治了。

    郝为民迟疑了一下,然后缓缓道:“再等等,我们凑上去,只会让小神医徒增厌恶感,还是看看丝思有什么法子可以说服他!”

    “可是……”

    蓝倾雪见郝为民站着不动,她话到喉咙,再度咽了回去。

    前面,柳丝思委屈的泪水喷涌而出:“为什么?”

    “不为什么,只是突然不想委屈自己。”

    “是不是因为刚才钟院长顶撞了你?”

    昊帅舒了一口气:“我没那么小肚鸡肠,来之前,我了解了伤者的情况,颅内大面积积血,情况很不乐观。”

    “若要我出手救人,普通手术可能没有任何效果,必需要用到针灸加以我的气功辅疗,那样的话,需要相当长的一个疗程,超负荷的脑力和体力输出,会要了我半条命。”

    “啊?怎么会这样?”

    柳丝思惊讶地张大了俏嘴,她不懂得华夏气功,也不懂得针灸医术,更不知道救治自己的爸爸,会给昊帅打来这么大的伤害。

    昊帅再道:“更严重一点,我可能会因此而伤了根本,我也是人,所以我也会害怕,害怕救人之后,自己最终会变成一个傻子,这下,你还要我救吗?”

    “我……”

    柳丝思咬着牙,一脸的不知所措。

    她希望昊帅能够出手救治自己的爸爸,但又不希望昊帅因此而有什么不测,的确是左右为难。

    昊帅眉头一皱,问道:“你要我救的那人,跟你是什么关系?”

    “他是我爸爸。”

    “噢,我的天啊!”

    昊帅拍了一下额头,头疼不已。

    “所以求求你,一定要想想办法救救我爸爸!”

    昊帅白了柳丝思一眼:“你怎么那么残忍,你爸的命是命,难道我的命不是命吗?”

    “可是……我不能没有爸爸!”

    柳丝思弱弱地说道,声音小得只有她自己才能听得清楚。

    昊帅叹了一口气,开玩笑似的嘲笑道:“也对,你不能没有爸爸,但可以没有我。”

    “昊帅,不是这样的,我是希望你在不伤害自己的前提下,想办法救救我爸爸。”柳丝思忙是辩解道。

    “就算我出手救治,那治疗费用也是非常昂贵……”

    昊帅迟疑了一下,始终有点犹豫不决。

    不救嘛,良心上有点过不去,而且看着柳丝思可怜楚楚的模样,确实难以下狠心拒绝。

    救嘛,事后那恢复元气所需要的天材地宝,换成钱财的话,绝对是个天文数字。

    若他们无钱支付诊金,自己现在又身无分文,用什么去购买恢复元气的药材,元气长时间得不到恢复,那真的是不死也得半残了。

    “没关系,就算是倾家荡产,我也会支付给你的。”不等昊帅说完,柳丝思忙是拼命地点着头,生怕昊帅再度反悔一样。

    顿了顿,柳丝思发现昊帅还在皱着眉头,不知他在想着什么,不过想着需要五千万的诊金,柳丝思又是一阵无奈。

    最后思索了一下,看着昊帅坚定地说:“如果还不够,我就用自己来偿还,这辈子我柳丝思就是你的人,如果,你真的因此而变傻了,我也会照顾好你,一生不离不弃!”

    “小妞,我说的是,救你爸爸需要的药材费用,要花不少钱,不是我要的诊金,你看我像乘人之危的卑鄙小人吗?”

    昊帅对她实在很无语,还真想人情债肉体偿了。

    “我……不管你像不像,我就愿意这么做!”

    柳丝思娇羞地低着头,躲开昊帅的目光,要这么个娇滴滴的清纯可爱的小美眉,说出这样的话来,着实不容易。

    昊帅叹息了一下:“哎,看来我是逃不掉了!”

    昊帅是实在拒绝不了梨花带雨的柳丝思,确切说是受不了美女的眼泪。

    大不了,到时就找臭道士要点钱,购买恢复元气的药材好了,谁叫他逼迫自己前来救人。

    得到昊帅的应答,柳丝思情不自禁地搂住昊帅的臂膀,不顾形象地在他面前用手抹了一下鼻涕,激动道:“昊帅,谢谢你!”

    美人在旁,昊帅感觉无比的舒服,之前虽然抱过她两次,但那时是在危急之中,根本来不及任何遐想。

    如今,静静地感受着美人胸前的柔软,昊帅忍不住轻轻安抚着她的香肩,暖暖地安慰道:“好了,我最怕女孩的眼泪了,你不要哭了。”

    “呜呜……”

    昊帅不说还好,他这一开口,柳丝思再也压抑不住,开始呜咽起来,此时她已不再恐慌无助,而是喜极而泣。

    昊帅无语,难道女孩子都是水做的么,要不然怎么能流那么多眼泪。

    看着柳丝思毫无休止的意思,昊帅只能掰开她挽在自己脖子上的纤手,安慰着道:“好了,我求你不要哭了,再哭就真会错过救治你爸爸的最佳时间了!”

 

乱小说录目伦200篇丹丹 夜玩亲女小妍未删节    “啊……对不起!我是不是很没用?爸爸都这样了,而我就知道一直哭。”柳丝思强行止住了泪水,但还是在哽咽不已。

    “呵呵,没事,遇到这样的事,是谁都会哭的。”昊帅笑了笑:“走吧,快点带我去看看你爸爸!”

    “嗯!”

    柳丝思应了一声,拽着昊帅的衣角,带着他一起回到众人面前,还逐一介绍了在场的众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