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短信 > 正文

李老汉吃嫩草开花苞小雪 老卫在船上弄雨婷

发布时间:2021-10-14 15:20 已有: 位访客

 女人奋力的爬了起来,用尽最后一丝力气,紧紧的抓住老太的胳膊,不断的摇晃着。嘴里面也只是一直在重复着这一句话。

    老太有一些心虚,一把推开了女人。本来就虚弱的女人, 顺着老太的力气,头狠狠地撞在了床边,又再次晕了过去。

    “你这疯婆娘在到底说些什么?那还不是怪你....怪你当初没有拦住我!如果你要是把我拦住了,那我不就不会出门了,我孙子也就没有什么事情!”

    明白了一切的老李跑到了床边心疼的扶起了晕倒的女人不断的摇晃着,可是女人也没有睁开眼,陷入了深度的昏迷当中。

    老太虽然有一些心虚,可是依旧不服气的说着:“说到底还是她没福气!别家女人在怀孕的时候大冬天的下河去洗衣服也没有什么事情。我一个老年人身体不行,感染了这病也就算了,她一个年轻人身强力壮的,怎么也偏偏感染上了这个病?就是因为她是一个丧门星,没有这样的福气。”

    苏月影实在是有些听不下去这歪理邪说,哪怕这话自己说出来并不合适,可还是没有忍住说出口。

    “我说你年纪这么大了,就不能给自己留点口德吗?你怎么不说是因为你是丧门星?把这个病带到了家里害了一家子的人,都已经晕过去了,你还说这样的话,道个歉就这么难吗?”

    老太听到这句话,就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一般跳了起来。恨不得上去撕烂苏月影的嘴。

    “我早就看不惯你了,你一个黄毛丫头,怎么就你的话这么多,真是个没有教养的人。你爹妈就不管你吗?也是跟这样的女人厮混在一起,能是什么好东西,一样的贱人吧。”

    老李听到这句话之后,脸上再也挂不住了,忍不住回头恶狠狠的说着:“行了,娘,你能不能少说两句?婉儿现在都因为你晕过去了。本来就是你的错,还有什么可说的。”

    老太似乎没有想到,自己儿子居然敢在这么多人面前,不给自己面子。看着晕在床上的玩儿,心里面更是气不打一出来。猛然的一把拽着婉儿的胳膊,想要把婉儿拽起来又伸出手,趁着老李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狠狠在婉儿身上掐了几下。

    “装!我让你继续装! 真是一个活妹子,一天比一天装的厉害了!不就想挑拨我跟我儿子之间的关系。你要是再不起来的话,我今天就要当着所有人的面打死你。不知廉耻的东西! 就连我你都敢污蔑!”

    早就已经积压了半天的老李,这时候就像是突然爆发了一样。将老太猛然一把推开老太往后退了好几步,才堪堪停住脚步。

    老太瞪大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老李。没有想到自己养了这么多年的儿子,现在居然敢为了这个女人推自己,而且还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到时候自己可怎么在邻里乡亲面前有面子。张嘴想要说些什么,但是嘴唇不断的煽动,却没能说出个什么来。

    “行了,你不要再闹了,晚上到底是怎样的人,我很清楚! 你如果真的把我当成儿子,如果你也真的想要我这个儿子的话,你就不要再说话了,你先回去吧。婉儿刚生完孩子之后身体虚弱。不要再吵到她了,我就在这里好好照顾她。”

    苏月影一看这也处理的差不多了,现在也不是需要自己的时候了,给老李说了一下这恢复身体的药方之后。苏月影也就退出了房间。

    白星尘还有一川在门口等着,脸色看起来都不太好看的样子,似乎刚才屋里面的事情,把二人也气的不轻。苏月影朝着白星尘宽慰的笑了一下。然后推着白星尘回到了最初的地方。

    易川回过了神,走在苏月影的身旁,不断的吐槽这刚才的事情。

    “你们说怎么会有这样的人呐,我的天呐!这样的婆婆可真是太可怕了!哎,真是可怜那个叫婉儿的姑娘了, 我们经常到这里,那个姑娘很勤快能干。根本不像是她婆婆说的那样,而且性格好的很...唉,真是可惜了。”

    苏月影也很无奈,这样的事情,自己虽然已经见过了很多,但是每一次重演的时候,还是心里都会不太舒服。

    “说真的,这种情况已经好多了,如果说这个老李跟他的娘一样,那婉儿就麻烦了。好在老李是可以意识到自己的错误的。”

    苏月影也很明白这个世界的规则,如果在这个时候,一个穷苦女人被休了,或者是按照他们所说的一样,卖到青楼里去,那么对于婉儿来说,接下来的下半生无非就是一场灾难。自己不过是运气好,虽然说是一个暗卫的存在,只不过这明面上自己也是苏家的二小姐。

    虽然这个想法有一些不太道德,但是苏月影还是有一些庆幸自己在穿越过来的时候,这具身体,还有自己的选择。

    白星尘眼看着空气似乎越来越凝固,于是开始转移话题,疑惑的说着:“刚才你说这感染的人不是风寒,而是感染的风疹,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真的有办法可以抑制住这风疹的传播吗?”

    易川也跟着一起沉思,闷闷的说着:“而且这季节这城中来来往往的人还不少,有些农家的人种植了一年辛苦的瓜果蔬菜全都拉来卖,如果到时候控制不住的话,恐怕是会有大麻烦的。”

    苏月影抿抿唇:“那如果这么说的话,确实是有些麻烦。每个人者感染的前期跟中期都不太一样。所以所吃的中药也不太一样。并不能仅仅只靠一味中药,其应对所有的情况。”

    白星尘叹了一口气,无奈的说着:“那看起来这一次的事情不太好弄了。”

    苏月影轻笑道:“没关系的,不用担心,刚好这段时间,我也没有什么事情可以做。我可以帮你们一起的。”

    苏月影也明白白星尘到底在担心什么,也确实,这种没有工钱又危险的事情自然不好找医师,况且这世界医术还并不高超,就连院使都出错。老李冷静下来之后,也觉得自己刚才似乎是有一些过分了。毕竟跟媳妇儿相处了这么长时间。还不清楚自己媳妇儿到底是怎么样的人吗?只不过刚才被邻里乡亲的说的那些话逼得急了眼。所以才做了这样的事情,这会儿想想已经觉得后悔了。


    正在老李准备道歉的时候,这时候,突然门口又闯进来一个人,看起来年纪五六十岁的阿婆,不过手脚似乎依旧非常的灵便。

    才进来。就惊讶的看着屋子里面。恶狠狠的瞪了一眼床上的女人,一屁股坐在地上,就开始不断地哭喊起来。

    “哎呦,真是一个丧门星呀,老李呀,我对不起你呀!你死了这么多年,我说好,一定会把你们老李家的香火延续下去的,没有想到就断送在这个女人身上了,一天天的,就会迷惑我的儿子。弄得我儿子也不听我的话了,这下好了,生下了一个儿子,居然还是个死胎! 我怎么给你交代呀?我哪怕是下去了,我都无颜面对你呀!”

    一边说着,一边擦着眼角根本就不存在的眼泪。还不断的朝着门口的邻里乡亲看着。这听起来似乎是有些唱戏的哭腔,再加上这老太夸张地一边说着,一边两个手不断地拍着自己的大腿的样子,看上去场面十分的滑稽可笑。

    这老李一看到自己娘来了。想要道歉的话,全都咽了回去。只不过余光还在不断的看着躺在床上的媳妇。

    “哎呦,我真的是命苦啊!这比不下蛋的母鸡还要让人难受啊,真是一个扫把星,我看啊,迟早有一天他也能把我克死。儿啊,你就听为娘一句话。这女人可留不得呀!”

    老李实在是有些左右为难。刚才已经伤透了自己媳妇儿的心。这会儿自然是不敢轻举妄动,可是如果自己不做些什么,老娘又在不断的闹腾。实在是让人头疼。

    这老太一看劝不动自己的儿子,心里面更加的窝火了,自从这儿媳妇过门之后,儿子就再也不听自己的话了,反正是对自己媳妇儿言听计从的。这可是自己的儿子。早知道就不取这个该死的女人了。娶回家了,天天跟自己抢儿子。

    一看鼓捣不了自己的儿子干脆直接从地上爬起来。步步生风的就冲到了床边。伸出手恶狠狠的朝着床上的女人打去。

    “真是一个贱人!当初卖你介绍给我儿子的时候,那么一个人还说什么你是良家妇女,温柔老实,我看你简直跟那些勾栏里出来的女人没什么区别,一天天的不是跟别的男人眉来眼去,就是天天给我儿子吹枕边风,让我儿子都不听我的话。既然你这么没用,那你从勾栏里面出来的,就在回你的勾栏里去吧。”

    苏月影看着床上心如死灰,并不打算反抗的女人,赶忙出手拦下。

    那老太一看一个黄毛丫头敢拦住自己,一脸不屑的说着:“哪里来的黄毛丫头?年纪这么小,也来跟他学如何勾引男人吗?看你们两个关系这么好,该不会以前一起在勾栏里面伺候过男人吧。”

    这老太太说话实在是有些尖酸刻薄。本来不想插手这些事的,看起来这一次也不得不插手,管一管了。

    苏月影冷冷的说着:“不管怎么样,他现在也是你的儿媳妇。你儿媳妇怎么样?我不太清楚,但是你到底这个人怎么样?我相信大家已经看得非常明白。真是好恶毒的一个婆婆,说话如此难听。”

    那老太毫不在意别人如何看待自己,已经活到这个岁数了,也没有几年可活了。这些人如何看待自己,才不管他们到底怎么想,只要儿子是自己的,那就足够了。

    “哼!我说话恶毒,我说话有什么问题吗?难道不是因为他我的孙子才会死的吗?一天天的勾引我儿子,让我儿子不听我的话,我就没有见过这样的儿媳妇。我看什么也不必说了,干脆把她卖到青楼里面算了。反正也没有什么用了。反正以后在生孩子也同样都是死胎。真是一个扫把星!”

    苏月影看向了旁边的老李,老李看着自己媳妇表情是万般不舍,可是这时候似乎也找不到什么好的理由辩解。

    苏月影松了一口气,只要他们家老李可以做主,他们一切都好说刚才仔细观察了一下,大概也明白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了,于是缓缓开口说着。

    “刚才我发现,她也感染了风疹,分韩庚分诊并不一样,两者虽然有许多都很相似,但是风疹要厉害许多。在妊娠期间,如果感染了风疹的话,那么三个月内患风疹,其胎儿可发生先天性风疹,导致流产、死产、早产或各种先天畸形的情况。”

    屋外包括屋内的人听到了这句话之后,瞬间陷入了恐慌当中。本来大家都以为只是普通的风寒罢了,没有想到这群人这么严重。甚至有几个自家也怀孕了的,这时候害怕不已,干脆坐在地上哭了起来。

    苏月影看了一眼门外慌乱的人群,安抚的说着:“大家不用害怕,这个病虽然传染的很快,但是我已经有了药方。大家明天这个时候来领药的时候,我会根据大家的情况给大家分配中药。”

    门外慌乱的人群此时也安静了不少,只不过屋内却突然有一些安静,甚至安静的有些过分,三个人谁都没有说话,表情在此时也变得有些古怪。躺在床上一直沉默的女人这时候突然惊醒一般,缓缓开口。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当初这病在城内开始严重的时候,我就说过。让娘还有老李出去的时候,一定要万般小心,不到迫不得已千万不要出门或者去人多的地方,可是娘,你非是不听。如果不是你的话,我也不会感染风疹。”

    女人突然回过头,苍白的脸配上布满红血丝的眼,显得有一些可怕。

    “如果真说起来的话,那是娘自己害了自己的孙子啊!你赔我的儿子。。。你赔我儿子!” 除夕当晚,蜀都十分热闹,不少烟花爆竹声响起。

    鞭炮的起源很早,至今已有两千多年的历史。南朝梁代宗懔《荆楚岁时记》记载:“正月一日,鸡鸣而起。先于庭前爆竹,以避山臊恶鬼。“

    它的意思在说,人们在正月初一起床,第一件事就是把竹子放在火里烧,竹子在火中的爆裂声能够赶走怪兽恶鬼。

    唐初,有人将硝石装入竹筒中燃放,这便是装硝爆竹的最早雏形。到了唐朝末年,五代十国,火药已有被用于军事的例子,就是利用抛石机抛掷火药包以代替石头和油脂火球。

    唐昭宗天佑元年(904年),杨行密的军队围攻豫章,部将郑王番,率军攻城,利用“发机飞火”烧毁该城的龙沙门,这可能是有关用火药攻城的最早记载。

    苏宸和彭箐箐在房间内,听着爆竹声,吃着年夜饭,饮着屠苏酒。

    屠苏酒,古时汉族风俗于农历除夕和正月初一,饮屠苏酒以避瘟疫,故又名岁酒。据说屠苏酒是汉末名医华佗创制而成的,其配方为大黄、白术、桂枝、防风、花椒、乌头、附子等中药入酒中浸制而成。

    在古代过年,没有电视和手机,看不到春节晚会,苏宸口干舌燥讲着武侠故事,为箐箐打发时间。

    亥时一过,孟玄钰回到府内,直接来到苏宸的小院,身后跟着四剑侍女,过来跟苏宸、彭箐箐一起守岁。

    今日没有下雪,蜀都的气温还凑合,已从腊月的寒冷气流中,在一点点回暖。

    孟玄钰解下披风,露出华贵的锦衣,也不客气地坐在苏宸对面的椅子上,让侍女拜访了不少食盒。

    “这里面有一些糕点,是我从宫内的御膳房带回来的,你们尝尝。”

    “皇宫的贡品啊!那不吃白不吃。”苏宸拿起一块糕点,掰开两半,给彭箐箐一半,自己吃下一半。

    “怎么样,味道如何?”孟玄钰端起从侍女手中递过的茶杯,喝了一口,暖了暖身子,笑着问道。

    “的确比我们小老百姓家里买的年货要好吃,阶级社会啊!”苏宸感慨了一句,又吃了个蜜钱果糕,一边点评着。

    “留下来,给你豪宅佳丽,所以吃喝用品,都跟王府一样,如何?”孟玄钰笑了笑,还不忘记劝他留下。

    因为他很清楚,这次蜀国能欢度除夕,没有亡国,就是因为多了个苏宸帮忙,如果没有他,朝廷继续重用王昭远在前线抗敌,只会一败涂地,可能现在宋军已经打到了蜀都外了。

    是苏宸在南北两条线上,献出诸多计谋,留下后招,及时看破宋军的突袭计划,做有效的排兵布阵,这才击败了大宋精锐禁军。

    孟玄钰事后反思,如果没有苏宸在旁出谋划策,就是他掌握了兵权,最后,也会一败涂地,只不过,比王昭远带兵,能多坚持十天半个月而已。

    但是,最后结果却不会改变,没有逆天改运的能力。

    这就是苏宸一个人的重要性,挽救一国!

    江左苏郎,名不虚传!

    此时,彭箐箐听到孟玄钰的话,顿时有些紧张,担心苏宸被动摇。

    “哈哈,二殿下怎么又扯这个话题,咱们不是已经说好了吗?”苏宸打个哈哈,明知故问。

    “以前我提出的条件可能还不够打动你,这样吧,你若留下在蜀国不走,我向父王申请,封你一个异姓王,我的这几个侍女,你看中哪个,直接带回府,送给你做妾,四个全要也可以......”

    孟玄钰这次动真格了,连他最在乎的四剑女,都可以全部送出了。

    四剑女闻言,身子一僵,神色都有些不自然,但是没有敢开口说话。

    苏宸目光在四女精美的脸颊和曼妙的身材上扫了一眼,深吸一口气,这真是一个难以拒绝的诱-惑啊!

    “嘭!”

    彭箐箐直接握拳砸在桌子,目光冷冷瞥了苏宸一眼,然后又瞪了二皇子一眼,表达不满。

    “咳!”苏宸收回目光,婉拒道:“还是算了,君子不夺人所好,再说,江南是我的根儿,那里有我的亲人、朋友,我也想念她们了,该回去了。”

    四女惊讶,想不到苏宸这个人如此奇特,连在蜀国封个王公身份都不在乎,对四女的美貌也不贪婪。

    这时候,她们对苏宸的人品打心里有些佩服了。

    其实,四位侍女不知道,苏宸在江南的几位红颜知己,白素素、柳墨浓、周嘉敏、徐清婉.....哪个不是倾国倾城的美貌?

    苏宸怎么会因小失大,舍了西瓜捡芝麻呢。

    彭箐箐听到苏宸拒绝了,顿时露出一丝笑意,表示赞赏。

    只有孟玄钰心中是无比失望,偏偏彼此关系莫逆,不好动强,否则,真打算给软禁在这,不让他离开王府了。

    孟玄钰叹道:“好吧,既然你去意已决,那本殿下也就不多劝了,希望来日,我们还有相聚之日。”

    苏宸微笑说道:“会有的,到时候殿下去唐国出游,或是我带家人组团过来蜀地游玩,总能相聚!”

    “噼里啪啦!”

    接近了零点,更多百姓家在点燃爆炸,迎接新春。

    “走,府内有一些烟花爆竹,我们也去放!”

    孟玄钰起身,拉着苏宸去放爆竹,诸女也都跟去了前院。

    许多家丁、仆役都摆好了爆竹和烟花筒,就等着二殿下过来吩咐燃放。

    “王爷,时辰到了。”

    褒王孟玄钰点头:“放吧!”

    得到王爷首肯,家丁们纷纷点燃爆竹和烟花,顿时,爆竹声声,烟花冲霄。

    “新春到了!”孟玄钰感叹。

    “是啊,新的一年!”苏宸也感慨,因为这是他回到宋初,第一次在古代过年。

 

 李老汉吃嫩草开花苞小雪  老卫在船上弄雨婷    孟玄钰忽然想起一事,说道:“宸兄,此时此景,你作一首新诗如何?已经许久没有听到你这大才子的新作了,今朝来一次蜀地,若不留一首佳作,忒也说不过去!”

    苏宸闻言含笑,思索了片刻,点头吟道:“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暖入屠苏。千门万户曈曈日,总把新桃换旧符。”

    新作诗词,是难不倒他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