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美句 > 正文

他含着她的乳奶揉搓揉捏小说 厨房里摸着乳丰满大屁股

发布时间:2021-10-13 13:03 已有: 位访客

 许凡笑了笑,两人在这边吃过了饭,许凡又给习友珊上好了药,便送习友珊回到了住处,自己则回学校了。

    刚一回宿舍,小胖子瞬间跑了过来,好奇地问道:“昨天跑到哪里去了?”

    王阳此时也看向了这边,好奇地看着许凡。

    许凡微微地笑了笑,随便地搪塞了几句,便躺在床上休息了。

    终于得到空闲,许凡回想起自己的梦境,这一次知道的事情越来越多了,只不过自己似乎还没有反应过来那群敌人究竟是什么身份。

    叮铃铃,许凡的电话想了,是自己的姐姐打过来的。

    许凡看着电话,会想起梦境之中自己的姐姐,心中带着愧疚,也带着喜悦。

    愧疚,是因为自己终究还是没能保护好自己的姐姐,喜悦是,幸好只是一个梦,自己的姐姐,依然还在。

    许凡接通了电话,本以为姐姐找自己有什么事,结果刚一接通,劈头盖脸的一顿骂。

    许凡瞬间将电话拿开了,又确定了一下,确实是自己姐姐的电话,不过这是怎么了?

    “姐,发生什么事情了?”许凡不解地问道。

    “你还好意思问我?我当初走的时候怎么跟你说的?你要是不喜欢珊珊,就不要碰她,你倒好,我才走几天,你居然就这个样子了?”许欣气愤地说道。

    许凡忽然一想,对啊,自己一年前~~~,不对,是昨天,刚刚因为救珊珊,然后就把她给~~~

    不对啊,梦中姐姐没说骂我的事情啊?难不成,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

    “姐,我也不想的。昨天我去的时候,误喝了那杯水,然后就~~~”许凡委屈地说道。

    “我不管你因为什么,总之,你碰了珊珊就是你的问题。现在珊珊怎么样了?”许欣问道。

    “看起来还是很好的。”

    “什么叫看起来还是很好的?你在哪呢?”

    “学校啊!”

    “你有病啊!”许欣大喊道:“你都把人家那样了,直接不管了,回学校了?你可真行。”

    “额,那,要不我过去看看。”

    “废话,赶紧去哄哄她。我告诉你,要是这件事你处理不好,以后别说是我弟弟。”

    “可是,我应该怎么办啊?”许凡话还没问出来,许欣那边已经挂断了电哈。

    许凡无奈,换了衣服和鞋子,随后走了出去。

    小胖子此时从上铺探出一个头,看了看坐在那边的王阳,问道:“老大,你说,许凡这家伙是不是谈恋爱了啊!”

    “不知道,应该是吧!”

    “八成是,人家一个电话,他就跑出去了。”小胖子说道。

    王阳看了看许凡的床铺,忽然间想起,以前的许凡是忙于赚钱,如今钱也够了,忙的事情反而越来越复杂,甚至没人知道这个小子究竟在干什么。

    许凡出了门,买了一堆东西,去了汇鸿街,来到了习友珊家的门口。

    许凡拿出钥匙轻轻地打开了门,进了房间没有看见习友珊,反而在床上看见了习友珊今天穿的那套衣服。

    许凡拿出手机拨通了习友珊的电话,然而习友珊的手机就在床上。

    许凡忽然有了一个不好的预感,难不成这个丫头又出事了?

    正想着,习友珊突然出现在了门口,裹着浴袍,静静地看着许凡。

    “凡哥,你怎么过来啦?”

    许凡一听,急忙回头看了一眼,这才放心。原来这丫头跑去洗澡了。

    “想着反正也没什么事情,买了点东西,过来看看你。”

    “嘻嘻~~”习友珊笑着,急忙把自己的衣服团了一团,扔在了柜子了。

    许凡看着习友珊的举动,有些无奈,便让她躺下,重新涂了药。随后,许凡打开了柜子。

    “别!”习友珊刚要阻拦,但已经来不及了。

    柜门一打开,里面掉出来了不少的衣服,包括内衣~~~~

    习友珊的脸瞬间红了起来,扭过头去,根本不敢看许凡。

    许凡看了看习友珊,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将那些放在一旁穿过的衣服拿到了卫生间,放在了洗衣机里。至于那些掉出来的,许凡只好慢慢地叠好,整整齐齐地挂在了柜子里。

    习友珊在一旁惊讶地看着许凡:“没想到,你还会整理衣服。”

    “啊?”许凡一副看傻子的眼神看着习友珊:“这不是本来就应该会的嘛!”

    习友珊想了想,貌似确实是本来就应该的会的,不过即便这么想,嘴上也不能输:“你不是富少爷嘛!这种事情,不是应该都由下人来做,自己只管呆着就好了。”

    许凡微笑着,叠着衣服:“我又不是生下来就活在襁褓中。小时候,别说叠衣服被子,面朝黄土背朝天的日子也不是没经历过。”

    习友珊看着许凡,似乎忽然间明白了许家为何要穷养自家的子女了。

    叮铃铃~~~

    习友珊的电话响了。

    “珊珊,你在哪呢?”电话的那头,传来了许欣的声音。

    “姐,我在家呢。”

    “小凡去了吗?”

    “嗯,在这呢。”习友珊说着,没好意思说许凡在给自己整理衣服,不然非得被许欣骂一顿。

    “行,有他照顾你我就放心了,你好好休息。”许欣说道。

    “嗯。嗯?姐,什么好好休息啊?”习友珊忽然感觉不大对劲,许欣的话怎么听起来怪怪的?

    “你和小凡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

    “啊?什么事?”习友珊好奇地问着。

    “装傻还是想骗我啊?”

    习友珊不禁看向了许凡,难不成是许凡告诉姐姐的?这不是自找麻烦嘛,本来什么事情都没有的,要是姐姐知道了,非得说许凡不可。

    “姐,其实也没什么事情。昨天都是误会嘛!许凡也是为了救我,然后,,,就,,,哎呀,也没什么事情啦!”习友珊说着,看着一旁的许凡。

    “你啊,自己都不注意一些。干嘛要自己去找庄家的麻烦啊,小凡会处理庄家的事情的,你以后不许再这么冒险了,就算是以后小凡让你去,你也不许去。”许欣说道。

    “姐,我知道啦!”

    “好啦,我也不烦你了,你好好休息吧!让小凡多照顾好顾你,陪陪你,别舍不得使唤他。他要是不听话你告诉我,看我怎么收拾他。”许欣说着。

    “嗯。”

    挂了电话,习友珊瞬间问道:“你告诉姐姐的?”

    “没有啊,我以为是你说的。”

    “我有病啊,说这种事情?本来没什么事情的,现在姐姐都知道了,怎么办啊!”习友珊委屈地说着,本来就没想把事情弄得这么尴尬的。

    “知道了就知道了呗!你身体没事,不生气就好,不用管这些。”许凡说着。

    “我是说你啊,姐姐肯定会借题发挥的。你又不想这样被家里的人安排,毕竟你也有自己喜欢的人的。”习友珊说着。

    “说了不用你担心,你好好休息吧,衣服好了,我先去晾衣服。”许凡说着,去了卫生间。

    习友珊坐在床上,双手抓着头发,一时间想不出什么好的办法,心中有些懊悔。

    汇鸿集团,高远此时已经回来了,安羽也将许凡的事情告诉了高远。

    “据我所知,大小姐已经知道这件事了,是不是你说的?”高远问道。

    “大哥,我怎么可能搞这种越级的事情。”安羽笑着。

    “那会是谁呢?少爷在这边的情况,虽然是泄露给了大小姐,不是外人,但这坏了我汇鸿的规矩,此风不可长也。”

    “大哥,我担心会不会是安居酒店的人?这一次,安居酒店丢了汇鸿集团的脸面。少爷对安居酒店虽然嘴上没说,但多少有些成见。这些家伙,会不会是担心自己被汇鸿集团除名,想要攀附大小姐啊?”

    “攀附大小姐?别说是他们,整个汇鸿集团都没这个资格。恢弘的市值,还不如大小姐一个月的收益。”高远说着,随后看向安羽:“这件事,一定给我查清楚。少爷那边现在应该在和大小姐解释这件事,我们要在少爷问起我们之前,把事情查清楚,给少爷一个交代。”

    “是。”

    晚间,习友珊睡了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的屋子已经被许凡收拾得干干净净。柜子里的衣服也摆放的很整齐,并且做好了分类。

    习友珊下了床,走出房间,并没有看见许凡的身影,只是在厨房看见了已经被包好的饺子,还没有下锅。

    咔哒~~

    门响了,许凡走了进来,一眼就看见了厨房门口站着的习友珊。

    “醒啦。把衣服穿上吧,我出去买了些陈醋,晚饭一会儿就好了。”许凡说着,将东西放在了餐桌上。

    “你还会做饭?什么时候学会的?”习友珊好奇地问道。

    “小时候就会,昨天~~~”许凡刚要说昨天梦里又精进了一下自己的厨艺,毕竟自己和姐姐住在一起的时候,两个人便自己做饭吃。

    “昨天怎么了?”

    “昨天就想吃饺子了,所以包了一些鲜肉的,也不知道你喜不喜欢吃。”许凡笑道。

    “我喜欢吃饺子。”许凡看着自己的师伯,说不出的感动,随即重重地点了点头,转身离开,带着许欣下了山。

    山下,许凡还是来到了那栋别墅,里面依然是熟悉的机器人,朵朵。

    “这就是你当初说的未来的家啊,这么好。”许欣开心地笑着,看着房间中的摆设。

    “上一次来的时候,感觉还不错,可是和汇鸿街的别墅比起来,还是差很多的。”许凡笑道。

    许欣看了看许凡,随即拉着许凡做到了沙发上:“小凡,其实,这么多年过去,我依然很想念家中的那个岛屿。那里才是真正的许家。只不过,全都没了。你的那个别墅,后来也被毁了,已经埋在了白云山下。”

    “姐,你放心,这次回去之后,我一定保护好你,不会让你被抓的。而且,我也会保护好许家的家业,最起码,要留一个家。”许凡说道。

    许欣没有说话,开心地笑着。

    一年的时间,依然过得很快。许凡还和以往一样看着书籍,学习知识。但这一次,自己学到的不是外边买来的,都是准贤师伯送给自己的。

    要说是世界上最先进的知识也不为过。

    许欣则一直陪在许凡的身边,千年未曾尝到家庭的温暖,让许欣越发的眷恋与许凡住在一起的幸福。

    3199年11月8日晚。

    许凡坐在许欣的房间内,陪着许欣聊着天,两个人都没有睡下。

    因为两人知道,明天就是最后一天了,谁也舍不得先睡。

    “小凡,珊珊是个好女孩,你可千万不能辜负了她。”许欣语重心长地说道。

    “姐,我知道啦!”许凡笑道。

    次日清晨,许凡和许欣走出别墅,只听轰的一声,远处的山峰炸裂,随即大地出现裂缝。

    许凡瞬间按照准贤师伯所教的武功运气,在自己和许欣的身边形成一个金色的气场,保护住两个人。

    随即,许凡带着许欣向上飞去。

    突然,许欣口吐献血,许凡大惊失色,自己的姐姐怎么会突然变成这样?

    “小凡,我不行了。你快走,快醒来。”许欣说着,咽了气。

    许凡看见姐姐死在了自己的怀中,抱着姐姐的尸体直面而上,冲上了山顶。

    此时,山顶的几位老者的阵法还在,只是人已经死了。

    许凡怒火冲天,冲到了天际,一拳打出,却发现自己打在了一个玻璃罩子上,随即罩子碎裂,露出了外边的情况。

    许凡只看到,天边一人坐在一条龙的身上,身边是奇形怪状的将军,坐骑皆是伸兽,大多叫不出名字,手中的武器也奇形怪状。

    那几位将军的背后,是密密麻麻的士兵,排列整齐,随时准备踏破敌阵。

    “居然有人能打破这个结界?”那坐在龙头之上的人惊讶地说着,随后右手一挥,结界散去,许凡只看见自己所在的世界原来仅剩下一片很小的区域,周围已经被黑压压的大军包围,甚至有些地方的人已经开始冲刺。

    许凡心中震惊,还未来得及看全,就感觉到一个拳头袭来,打中了自己的头骨。随即,一阵清脆的骨头碎裂的声音传里,许凡瞬间失去意识。

    安居酒店内,许凡突然坐了起来,满头大汗,双手捂着自己的头,仍感剧痛。

    良久之后,许凡转头看向一旁,习友珊还在熟睡着。

    这是,许凡才刚刚反应过来,自己本来是在找习友珊,结果发现她被庄海带到了这里,然后,自己好像喝了什么东西~~~

    正回忆着,突然,习友珊的口中传来一阵哼唧声,随即,习友珊睁开了眼睛,就看见光着身子的许凡。

    “凡哥。”习友珊委屈叫了一声,直接扑倒了许凡的怀中,泪水不停地留着。

    许凡还没有在梦境之中缓和过来,双手不由自主地抱住了习友珊。他只记得姐姐许欣曾经说过,自己要娶习友珊的,想来,也是因为今天的事情,毁了珊珊的清白。

    片刻之后,习友珊靠在许凡的怀中,身体忽然感觉疼痛,显然是药效已经过去了。

    习友珊挣脱了许凡的怀抱,掀开被子看了看自己的身上,随即用被子盖住,靠在了床上,脸色红红的看着许凡。

    “珊珊,昨天,是我不好,误喝了水,结果就~~~”

    “没事,不怪你,你就当什么也没发生过。”习友珊说着。

    “啊?”许凡有些惊讶,要是正常情况下,自己不是要被打的嘛?

    许凡一时之间不知道自己应该干什么,有些尴尬地坐在那里。

    “那个,我去洗一下。”习友珊说着,掀开被子下了床。

    许凡能明显地看到习友珊背后的伤痕。

    “等等,你这伤~~~”

    “没事,比以前差远了。”习友珊笑着,跑进了卫生间。

    许凡心中不禁有些心疼,便让安羽送来一些药,等一会儿给习友珊涂抹上。

    随即,许凡下了床,刚一翻开被子,就看见床上有一点点的血迹~~~

    过了一阵,等习友珊走了出来,许凡直接让习友珊趴在了床上,小心翼翼地帮助涂着药膏。

    中午,两人终于出来了,在酒店的随便点了一些菜,吃了起来。

    “少爷。”此时,安居酒店的老板带着几个管事的人跑了过来。

    “没看见少爷用餐嘛?”安羽冷喝道。

    “没事,你们说。”许凡说着,看向这几个人。

    “少爷,昨天是的事情是我们的疏忽,害得您朋友身处险境,还望少爷责罚。”老板说道。

    “不必了,你身为老板,很多下面的事情不清楚,情有可原。手下的人的小动作,你总不能跟在后面一直监视吧!”许凡笑着说道。

    “是,是,多谢少爷体谅。”

    “不用谢,我现在只想知道你的手下是如何在记录上做了手脚的,又是如何放庄海进来的?据我所知,我十一回来的时候就下了通知,不许任何人与庄家交易,你,没收到嘛?”许凡平静地说着,但每一个字传到老板的耳朵里,都像是命运的丧钟。

    这些事情,他都知道,但手下的小动作如果真的告诉了许凡,那自己也就和汇鸿集团没有关系了。

    不过,事到如今老板的心中也清楚,看着坐在许凡身边的习友珊,脸上还带着些许的伤痕,若是自己真的不给出一个合理的理由,那后果可想而知。

    “少爷,手下的服务员有不明情况的,收了庄海的钱,便放了庄海等人进来。而且,他们也都知道少爷当初说过的话,因此不敢有所记录。”

    “嗯,这倒是合理。人呢?不会跑了吧!”

    老板看向许凡,心头发凉,这之前听闻少爷脾气温和,带人友善,可如今看来,却压得自己喘不过气来。

    “没有,人已经被我绑了起来,知道少爷在用餐,就没有把他带过来。”老板说着。

    “嗯,安羽,你一会儿把人带回去吧,我也懒得处理了。”

    “是,少爷。”安羽应声道。

    “你们要是没什么事情,先回去吧!”许凡对安居酒店的老板说道。

    “哎,好,好。”那老板说着,带着一群人离开了。

    这些人走后,许凡看向了一旁的安羽,问道:“安羽,听闻你老家是杜林县的?”

    “啊?啊!对,少爷,我父亲是在杜林县出生的。但二十多岁的时候来金宇市打工,便在这边定居了。”安羽笑着说道。

    “嗯。大晚上的你也没休息成,今天又守了一天,吃点东西吧!”许凡说着,示意安羽坐下。

    “少爷,这,不太好吧!”

    “没事,坐。”许凡说完,安羽坐下来,服务员送过来一套餐具,三个人吃着饭,许凡和安羽便聊着天。

    吃过了饭,许凡让安羽的人先回去了,也都好好休息。临行之前,许凡给安羽转了不少的钱,就当是给这些人的辛苦费。

    安羽再三拒绝,终究是拗不过许凡少爷的身份,也只好愧领了,给手下分了下去。

    许凡开车带着习友珊来到了汇鸿街尽头的别墅,让习友珊暂时在这边住下。

    “我不住。”习友珊嘟着嘴说道。

    “怎么了?”

    “这里离汇鸿街那么远,我买个零食还要开车去。再说了,你又不住在这里,我自己住在这里干嘛,没意思。”习友珊说着,无聊地坐在沙发上。

    “让你住在这边,我也会天天过来的。”

    “你不上学啦?不忙杜林县的事情啦?天天往这边跑得跑多久啊!”习友珊说着,转念一想:“要不这样吧,你搬到我那边去住吧!”

    “啊?”许凡惊讶地看着习友珊。

    “怎么啦?不愿意啊!”习友珊气鼓鼓地问道。

    “倒也不是,主要是更不方便了,周围都是汇鸿街的人,一看到我,就~~,所以~~”

他含着她的乳奶揉搓揉捏小说 厨房里摸着乳丰满大屁股

    “不想去就直说,用不着拐弯抹角的。”习友珊说着,别过头去看着窗外,不再搭理许凡。

    许凡忽感无奈,只好笑着说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搬过去,不现实。有些时候我早上要七点就到的,要不这样好不好,我有时间就过去看你,暂时不搬,如何?”

    习友珊一听,瞬间笑了,拿出钥匙串,摘下来一把放到了许凡的手中:“给你啦,随时都可以来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