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美句 > 正文

撩男朋友到腿软的污污的情话 小大长腿自慰暴白浆水晶榛

发布时间:2021-10-12 14:27 已有: 位访客

这姑苏代县令居然最终落到了吴有才的头上!吴有才接过调令时还在发愣,前两日姜四小姐设宴恭喜他时他还将信将疑。
  委实不是他不相信姜四小姐,而是这件事实在太过匪夷所思。他做姑苏县令?哦不,是代县令,这话你问江南道的百姓,哪个百姓敢信?
  莫说百姓了,就连他都不信啊!吴有才心道。
  可这样匪夷所思的事就是这样发生了,拿着调令的吴有才怔怔的看着前来传调令的江南道都府官差,小心翼翼的问道:“真的……真的没有弄错吗?”
  官差斜了他一眼,指着调令上的名字,道:“据某所知,这江南道上下没有第二个叫吴有才的县令了。”
  那就是他了,调令没有错。可怂惯了的吴有才还是忍不住问官差:“那些……那些同僚们可有意见?在下……在下其实不做也可……”
  这怂的……连官差都忍不住笑了,顿了顿,正色道:“他们没意见,吴大人既接了调令,便准备上任吧!”
  姑苏五城其他县令确实没意见,非但没意见,反而还一致认为这姑苏代县令非吴有才莫属。
  不过大家却不是一开始就没意见的,最开始时,同僚们意见很大。都府里的大人们自然不是普通人,早料到了这一出,是以让宝陵这个吴有才代姑苏县令的事是最后才传到吴有才这里的。
  消息一出,姑苏五城其他县令当即便拍马连夜赶到了江南道都府质问都府大人们这个吴有才有何德何能。
  他当时就在现场,眼看着一众县令们气势汹汹而来,不到半个时辰便温顺如羊羔一般的回去了。
  关于将好事落到吴有才头上的解释,都府大人们统共也没解释上几句话。
  “何德何能?你们问吴有才何德何能?”一位都府大人笑看着来势汹汹的一众县令开口了,“吴有才他已经抓了杨家的小姐,这就是他的德他的能!”
  什么意思?一众县令们还没有反应过来。
  “你们觉得杨家会因为这等事而倒?”那开口的都府大人接着问道。
  县令们沉默了下来。
  怎么会?陛下还要重用杨大人呢!当然,这一点暂且不提。杨家这件事其实明眼人都看的出来纯粹是那个什么石御史抓着律法没事找事而已,杨大人会因为这种事就倒下吗?
  不太可能吧!
  “原姑苏县令是因为庇护杨家被查的,究竟怎么回事,大家心里清楚。”都府大人难得的在一众县令面前说了一番剖心大实话,“因为庇护杨家被查,接任的代县令若是继续庇护杨家……”
  一众县令听的顿时一个激灵恍然回过神来:若是继续庇护杨家,这下场同原姑苏县令怕是没什么两样了。
  为保清白,接任的代县令对杨家必然是要“雷霆手段”的,他们这样的小角色于杨家而言恐怕同那个遭殃的烟花周也没有什么两样,待到到时候秋后算账,没事找事起来……
  这光想想已经让一众县令生出退缩之意了。
  这代县令虽然是个不错的机会,可比起被杨家嫉恨来说,还不如苟一苟的好。
  原本想着能暂代姑苏县令是个打破头皮也要抢的好差事,眼下听大人们这般一分析:这哪是什么好差事,分明是烫手的山芋才是!
  烫手的山芋自然是最好不要落到自己手里的好。
  “咱们江南道安稳了这么多年,我等也都有了几分情分,不忍看诸位惹上麻烦。吴有才……咳吴有才同诸位不一样,他先时已经抓了杨家小姐了。”都府大人看向一众县令,道,“得罪都得罪了,那接不接也没什么两样了。”
  说到这里,都府大人们忍不住感慨:“我等都是能保一个是一个啊!先前吴有才抓杨家小姐可没同我们说,这也怪不得我们了!”
  众县令们深以为然:这也不是他们不讲理贪生怕死什么的,委实吴有才自己先前已经擅作主张了,确实也不要怪他们落井下石了。
  这得罪杨家的活,哦不,是姑苏代县令的美差还是交给吴有才来得好。
  姑苏五城一众县令出人意料的没有反驳,说起此事还昧着良心对吴有才好一番夸赞“办事稳重”“谨慎”以及写的一手好字云云的。
  不过对吴有才接任姑苏代县令有异议的除却一众县令之外,最有意见的莫过于姑苏百姓了。
  原本的县令虽说也就那样,好不到哪里去,可说到底也没有如吴有才这般“出名”的。这位宝陵县令吴有才是出了名的有同没有一个样,听闻接任姑苏代县令的是他,不少姑苏百姓当即闹了起来,还有人赶到江南道都府去闹事的。
  对此,都府一众大人们不以为然:真当他们挑吴有才是随便挑的?这般政绩一亮出来这江南道各城里近半年还有比吴有才更“好”的县令?
  “将政绩考核贴出去让大家看看,我江南道都府为姑苏挑的代县令可有问题,吴大人是不是难得一见的好官!”江南道都府官员大手一挥说道。
  吴有才的政绩确实亮眼,便是再怎么想挑刺的面对板上钉钉的政绩都挑不出个错处来。
  难道还能硬着头皮说人家吴有才不行不成?那其他一众县令岂不是比吴有才还不如。
  “实至名归啊,吴大人!”
  原先倒是还没发觉,直到被江南道都府如此贴出来一对比,宝陵百姓才突然发现自家县令居然是个这般“出众”的。
  虽说也不是不回来了,吴有才还是要姑苏和宝陵两地来回跑的,可面对居然也聚集出的一小帮送行百姓,吴有才又惊又喜,连连道“不敢不敢”。
  这般谦虚引得一众百姓更是连声称赞。
  好在送行的百姓也未跟随多远,出了宝陵城便不再跟了。吴有才拭了拭额头的冷汗,心中忐忑:那般耀眼的政绩确实是他的不假,可主要做下这些的不是他,他便是跑前跑后的帮忙跑个腿而已。
  这……若是让他独自一人去姑苏当代县令,还要面对杨家,吴有才一个哆嗦,正在忐忑间听马车外一道熟悉的声音响了起来。
  “吴大人,去姑苏吗?一起啊!”
  这声音……不消聊开车帘他就知道是哪个了。
  姜四小姐!吴有才大喜过望。好些时日没有待客的姜家别苑今日有客了。
  吴有才战战兢兢的坐在石桌旁透过开着的厨房窗户看着在里头备菜做菜的姜韶颜,既有种受宠若惊之感又有些忐忑。
  这忐忑尤其对上面前这几个自他之后跟随而来的更甚了。
  静慈师太倒也罢了,不理俗事的,可除了静慈师太之外,一旁的方二小姐和钱三是怎么回事?
  一个是宝陵首富家的二小姐,一个是放高利的瘌痢头,怎么看怎么都不是一路人的两方人是怎么凑到一起的?
  大抵还是因为里头的姜四小姐的缘故吧!
  想当年方二小姐和姜四小姐不打不相识,还是瘌痢头钱三跑到衙门来把他叫过去的。
  一想至此,吴有才便感慨不已,看着里头熟练炒菜掂锅的姜韶颜那种受宠若惊之感更浓了。
  就知道姜四小姐是个善人呢!这样的大善人广交好友,能感化面前这两位也不足为奇了。
  翘着二郎腿等菜的方知慧瞥了眼一旁战战兢兢的吴有才哼了一声,对吴有才道:“你倒是好运气!居然能尝到姜四亲自下厨做的菜!”
  这话委实有些酸了,看着面前除了她自己之外还有三个的客人,方知慧摸了摸“咕咕”叫的肚子,心道还好自己有先见之明,知晓要来姜四这里吃饭,早上一顿只垫了个底,一会儿定要放开肚子大吃一顿才是。
  姜四这死丫头倒是交友甚广,背着她都交了多少朋友了?静慈师太世外高人倒也罢了,方知慧的目光从瘌痢头钱三和吴有才两个脸上来回移动:这两个凭什么能吃到姜四做的菜!
  被狠狠剐眼的吴有才更是胆战心惊,心中来回盘算着自己近些时日如何了,好似没有惹到方二小姐的地方吧!
  至于钱三,虽然被方知慧瞪着也有些害怕,不过比起吴有才,他显然脸皮厚的多,虽然不敢瞪回去,倒也还算自在。
  瞪他作甚?姜四小姐是大家的,又不是她一个的,想独占姜四小姐做的菜,这方二小姐就不要想了。
  姜四小姐是不是好人暂且不提,可至少在她的地盘上就不会少了他一口吃的。
  姜韶颜做菜很是麻利,又有刘娘子、香梨和小午打下手,满满一桌子菜很快便端了出来。今儿也不是什么节日,是以也不讲究,买到什么做什么。
  瓦罐里的红烧肉,长盘里的蒸鲈鱼,圆盅里的狮子头,酸菜豆腐炖得鱼头汤,复炸过的醪糟鱼鲊,香辣可口的坛子鸡,爆炒的虾酱韭菜,麻酱凉拌的的黄瓜丝以及腊肉煮的八宝饭……
  这样满满一桌子菜看的前来吃饭的静慈师太等人早被勾出了一肚子的馋虫,连从来没有尝过姜韶颜手艺的吴有才都忍不住暗暗吞了吞口水,心道也不知今儿是什么好日子,姜四小姐居然做了这么一大桌的菜来招待大家。
  待到入座之后,姜韶颜端起手里的桂花龙井对上吴有才道明了用意。
  “阿颜在这里提前恭喜吴大人了!”
  被点到名的吴有才正在瞥近处发出香味的坛子鸡,又香又辣,真是勾的人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姜韶颜冷不防的这一句把心思正放在坛子鸡上头的吴有才吓了一跳,“啊”了一声愣住了。
  恭喜?恭喜他什么?
  他近些时日除了练字有了几分成效之外好似也没做什么事吧!
  姜韶颜显然没准备卖关子,端着手里的桂花龙井对吴有才道:“姑苏县令因为税赋问题被革职查办了,这代县令多半要落到吴大人头上了,吴大人即将上任姑苏代县令岂不是喜事一桩?”
  虽说眼下席上的人除了姜韶颜之外,旁人的注意力都放在了这一桌子菜上,可听到姜韶颜这一句,众人还是皆愣住了。
  姑苏县令因为杨家的事倒台了,也算是城门失火殃及池鱼了。肯定要有人上任姑苏代县令的,可这人跟吴有才有什么关系?
  不止旁人这么想的,就连吴有才自己也是这么想的。
  升职这种事跟他吴有才有关吗?
  “吴大人不必妄自菲薄,大人近些时日政绩斐然,按政绩也该轮到吴大人了。”姜韶颜认真的说道。
  ……
  林彦认真的看着吴有才写满整张纸的政绩,也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先有端午乡绅胡金贵等人为祸乡里被查处……”
  这件事是崇言做的,不过因是在吴有才的地盘上,再加上吴有才在里头跑前跑后的帮忙做事,这件事自然也有一部分落到了吴有才的头上。
  “后带人剿灭匪寨……”
  这是慧觉禅师被山匪绑去做了厨子,后来靠自己的本事逃出了匪寨跑到衙门来报官了。
  “最重要的是不畏强权,那杨家女眷挖了德懿太后兰花的事,小小一介县令胆敢直接扣押杨家女眷,这等能力人品委实整个江南道县令中也找不出几个来。”
  一众江南道都府官员啧啧称赞。
  林彦心情复杂:这最后一件事是崇言和姜四小姐不约而同合谋的。
  “其实光前两条,吴大人的政绩便已经一骑绝尘了。诸位不要忘记眼下要代县令的是什么地方,姑苏城!”一个江南道都府的官员重重的拍了拍桌子,激动的脸都红了,他道,“先前的姑苏县令是因为什么原因被革职查办的?还不是畏惧杨家权势才会如此的?”
  “若是找个畏惧杨家权势的,那这个代县令同先任的县令有什么两样?”那官员大声说道,“依某看,这姑苏代县令就要找个不畏权势铁骨铮铮的官员才能彻查杨家之事。”
  “在座诸位扪心自问,若是你们处于吴大人的位子上,做的到吴大人做的事么?”
  一众江南道都府官员神情一僵,没有出声。
  那挖兰花的小事哪个吃饱了没事做的跟吴有才一个样去为难一个后宅的女孩子?
  “所以很明显,吴大人这样的就是我们千方百计想要寻找的姑苏代县令。”官员咳了一声,忽地压低了声音道,“他都已经得罪了,也无所谓了……旁人哪敢?”
  这话还真有道理。不过一个眨眼的工夫,江南道都府的一众官员便拍板定下了最终的人选。
  这姑苏代县令没有比吴有才更合适的了。
  林彦就在一旁看着吴有才既在情理之外又在意料之中的得了姑苏代县令这个位置,心情微妙:这样匪夷所思的事居然这么简单就成了?